《偷戀隔離媽》影評:關於文學

文學的功能是甚麼?有的人說是陶冶情操,有的人說是政治宣傳,我卻認為,文學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其實和看八卦雜誌差不多,就是為了滿足偷窺的欲望,因為文學說的都是別人的故事,而我們對別人的故事非常感興趣。文學和八卦的界線並不在於真實還是虛構,「虛構」的文學也可以參雜著大量源自真實的成分,「真實」的八卦也有很多是虛構的,它們的界限主要在於一個雅,一個俗。

Continue reading

《戰場上的明信片》:沒有結束的戰爭

日本在二戰投降前的最後掙扎,是把天皇之外的幾乎所有日本男人都送上戰場,所以把戰鬥力主要體現在打掃上的打掃營也要批甲上陣,家中死剩一個壮丁的也要前仆後繼地去死。這可以對比《雷霆救兵》,美國人可以專門派一個隊,去營救一家兄弟中死勝他一個的小兵Ryan。

《戰場上的明信片》(Poscard)的女主角友子,雖然自己不用上戰場,卻是戰爭最大的受害者,她先失去了元配丈夫,然後在公公婆婆的請求下改嫁丈夫的弟弟,而第二次新婚不久,丈夫的弟弟也即是她的新任丈夫又被徵召入伍,又是戰死沙場。深受打擊的公公婆婆一個悲憤致死,一個上吊自殺,最後只剩下了友子一人,守著山中的一座破舊的房子。

Continue reading

塔倫天奴新戲《Django Unchained》初版預告片

昆頓塔倫天奴(Quentin Tarantino)意式西部剝削片大搞作《Django Unchained》現已率先曝光首條電影宣傳片!今次不僅請回《希魔撞正殺人狂》基斯托夫華薩(Christoph Waltz)再鬥演技,更邀得里安納度狄卡比奧(Leonardo DiCaprio)演出大奸角,挑戰新戲路!

Continue reading

《普羅米修斯》:還有許多疑問沒解開

很多人都把《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當成是《異形》(Alien)的前傳,據說導演最初的構想確是如此,因為他正是《異形》之父Ridley Scott--儘管三部曲中的後兩部卻是由另兩個同樣大名鼎鼎的James Cameron和David Fincher導演(異形三其實是David Fincher的電影處女作),但沒有他就沒有《異形》系列。

Continue reading

2012 MTV Movie Awards 得獎名單

《吸血新世紀》(The Twilight Saga)雖已預訂每年 MTV Movie Awards 最佳電影大獎,點知2012撞正《飢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惟有不情不願讓出最佳男女演員,但仍有最佳KISS獎落袋。《飢餓遊戲》隨後更奪最佳打鬥、最佳銀幕變身,成為大贏家。往年 MTV Movie Awards 睇過就算,今屆把最破格演員大獎頒給《繼承大丈夫》(The Descendants)叛逆少女莎蓮活莉(Shailene Woodley),倒是實至名歸。

Continue reading

感官失樂園:末日的另一種可能

當悲傷過後,他們失去了嗅覺;當幻覺和飢餓感過後,他們失去了味覺;當暴怒過後,他們失去了聽覺;當一場莫名其妙的喜悅襲來,他們又將失去視覺……我不知道那樣的世界將如何進行下去,電影的最後,那一對情侶憑藉著最後的光明找到了彼此,他們緊緊擁抱在一起,當時他們還能依靠觸覺感受到彼此,但未來如何,誰知道呢?

所以你還能聞到屎味的時候,你該慶幸。

這部電影提供了世界末日的又一種可能,不是美國人玩到爛的天災、外星人、病毒--好吧,其實《感官失樂園》(Perfect Sense)說的也是病毒,但人類感染了這種病毒卻不是馬上死掉或變成僵屍,而是慢慢喪失各種感覺。

除此之外,末日之下的生活也有另一種可能。是的,每次失去一種感覺,都必會帶來一陣恐慌和混亂,尤其是在失去聽覺之前,人人都經歷了一場無法自控的狂暴,原本知書識禮的人也都見人就罵,見東西就砸,看上去這個社會已經無法維持下去了,然而當人們恢復冷靜,又舞照跳、馬照跑了,甚至音樂會也依然繼續,只是聽音樂變成了把耳朵貼到樂器上,去感受樂器的振動--假如這場疾病其實是頑皮的上帝關閉了人類的感官,那他看到人們把耳朵貼在樂器上時,恐怕就要突然啟動人們的聽覺,以圖嚇他們一跳。失去聽覺後,甚至還有一些人開始學習如何在失明後生活,沒有慌也沒有亂,life goes on。

每失去一種感覺,就會由另一種感覺取而代之。失去嗅覺後,餐廳便加重調味,強化味覺上的感受;連味覺也失去後,餐廳又想到了把菜單都改成咬起來有口感、有聲音的食物。說起來,主角的設定是非常到位的,男的就是餐廳廚師,女的則是流行病科學家。男主角是靠色香味謀生的人,他的才能就是通過食物刺激人的各種感官,而女主角的工作就是要解開這場疾病的謎題,把人類失去的各種感覺帶回來。

電影沒有末日片慣有的大場面,甚至也沒有救世主,但是對末日的描繪卻是獨到而且成功的,電影把筆墨都放在人的生活和一對情侶的感情上,這種既科幻又寫實的風格讓人想起了2006年的一部英國電影《人類之子》(Children of Men),當然後者更具社會批判意識。

《鐵娘子》和她背後的男人

戴卓爾(Thatcher)夫人在她成為戴卓爾夫人前,對即將成為她丈夫的戴卓爾說了一番話:我永遠不要做一個在廚房裡刷盤子的女人。戴卓爾的回答是:正是如此,我才娶你啊。

於是他們結婚後,戴卓爾夫人的大半生都在政壇和男人作戰,而她的丈夫只是在背後「默默」地支持著她--當她的丈夫和她一起站在台上接受勝選的歡呼時,她的丈夫就像是路過打醬油的人。電影努力刻劃了青壯年戴卓爾夫人的鐵娘子形象--或許為了襯托這個形象,電影又努力刻劃了老年戴卓爾的孤獨,在前半生被她忽視的丈夫,成為了她晚年的幻覺,而且是她不願意向醫生承認的幻覺。有人說孤獨是可恥的,但我說孤獨是軟弱的,晚年失去了丈夫的戴卓爾夫人讓人看到她軟弱的一面。

從戴卓爾夫人晚年的幻覺,看到了她對丈夫的愛,但這個男人有什麼值得她愛,電影卻沒有交代。電影提過戴卓爾是一個商人,以及在戴卓爾夫人的政治生涯中扮演著打醬油的角色--他會從爆炸後的廢墟中提著自己的鞋子灰頭土臉地走出來,除此之外,我們並不能通過電影更多地了解鐵娘子的丈夫。在我們這些俗人的眼中,一個卓越的女人是不會屈就於一個普通的男人的,但電影塑造出來的戴卓爾恰恰就是一個普通的男人。

真實的戴卓爾當然沒有那麼普通,他娶過兩個老婆,兩個老婆都叫Margaret。他不僅是一個商人,而且是百萬富翁,在他的資助下,第二個Margaret,也就是這部電影的主角戴卓爾夫人讀了一個律師牌。由於戰爭的關係,他和第一個Margaret離多於聚,當戰爭結束,他退役回到家鄉,家中的女人卻告訴他她已經愛上了另一個人。這個男人夠可憐的,他娶的另一位Margaret,又恰恰是沉醉於政治的鐵娘子。

戴卓爾夫人人生中還有兩位重要的男人,一位是她爸爸,在電影裡也多次出現;一位是她兒子,也就是她口中常常提到的Mark,電影中只出現過童年的樣子。以電影的鋪排來看,一開始你會以為她的兒子已經死掉了,事實當然不是,後來還講到兩人通過一次電話。她兒子倒是有趣的人,2004年因為可能資助和支援了赤道幾內亞政變而在南非被捕。

整部電影在老年的戴卓爾夫人和回憶中交叉進行,加上老年的戴卓爾夫人又有幻覺,劇情就顯得有點凌亂。但政治人物的傳記電影,想拍壞也是難的,何況主演Meryl Streep的演技簡直如神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