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Real Steel

《鐵甲鋼拳》影評:故事老套,角色卻出彩

在荷里活電影裡,比帥哥美女組合能碰撞出更多火花的是甚麼?

是失意的中年男人和單親的小孩。這一組合在荷里活電影裡非常常見,失意男人甚麼都沒有,但總是有一個小孩跟著--沒有這個小孩,這個失意男人就顯得不夠失意。當一個失意的男人和單親的小孩成為一個故事的主角時,故事的結局也就很容易想到,無非是失意男找回了自信,單親孩和他的關係也得到了改善。既要勵志,又要表現親情,拳擊的題材無疑最適合不過了,《鐵甲鋼拳》(Real Steel)的故實情節其實很老套,只是加入了機器人搏鬥的元素。而正好,機器人CG是史提芬史匹堡最擅長的。

故事發生在2020年,和2011年的今天有甚麼分別?從電影唯一能看出來的分別,就是人類搏擊運動已被廢止,由機器人搏鬥所取代。接近十年的時間,人的生活沒多大的變化,出行還是開著四個輪子以汽油驅動的車子;機器人工藝雖然很精密,形體動作都接近人類,但仍是需要由人操作;日本國還沒消失,山寨中國的高達依然無法取代日本;最重要的是中年男人失意起來依然很失意,逢賭必輸,沒錢交租,欠債被揍,一應具全。由於電影的重心並不放在「時代」上,所以不要期待看到一個非常科幻的未來,電影的重心是「親情」。

電影中的機器人沒有感情,除了執行人類的指令,和人類之間並無交流可言,但電影很聰明地給其中一個機器人賦予模仿的能力,使它和人類之間建立起比簡單執行指令更有趣的聯繫,比如小屁孩跳舞,該機器人也會隨著一起舞動,失意男揮動拳頭,該機器人也會揮動拳頭。於是當這個機器人在擂台上與其他機器人搏鬥時,它並不是一個人在戰鬥。它的勝利背後的意味,也不單純是機器的勝利。

在《變種特攻》飾演狼人的Huge Jackman雖然是國際大牌明星,本地的宣傳也將重點放在他身上,但在這部電影裡卻被飾演他兒子的小屁孩搶去了風頭。這個小屁孩從小和媽媽生活在一起,沒有父愛,更剛剛失去了母親,幾乎成為孤兒,但劇本沒有把他寫得很陰鬱,反而更是一名囂張且愛出風頭的小孩,是一個惹笑和令人喜愛的角色。你可以想像得到,這小孩長大後開車不小心撞了人,也絕不會說「我爸是李剛」的。

看完《鐵甲鋼拳》的首映,不得不對小屁孩說一句:你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