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電影評論

《偷戀隔離媽》影評:關於文學

文學的功能是甚麼?有的人說是陶冶情操,有的人說是政治宣傳,我卻認為,文學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其實和看八卦雜誌差不多,就是為了滿足偷窺的欲望,因為文學說的都是別人的故事,而我們對別人的故事非常感興趣。文學和八卦的界線並不在於真實還是虛構,「虛構」的文學也可以參雜著大量源自真實的成分,「真實」的八卦也有很多是虛構的,它們的界限主要在於一個雅,一個俗。

Continue reading

《戰場上的明信片》:沒有結束的戰爭

日本在二戰投降前的最後掙扎,是把天皇之外的幾乎所有日本男人都送上戰場,所以把戰鬥力主要體現在打掃上的打掃營也要批甲上陣,家中死剩一個壮丁的也要前仆後繼地去死。這可以對比《雷霆救兵》,美國人可以專門派一個隊,去營救一家兄弟中死勝他一個的小兵Ryan。

《戰場上的明信片》(Poscard)的女主角友子,雖然自己不用上戰場,卻是戰爭最大的受害者,她先失去了元配丈夫,然後在公公婆婆的請求下改嫁丈夫的弟弟,而第二次新婚不久,丈夫的弟弟也即是她的新任丈夫又被徵召入伍,又是戰死沙場。深受打擊的公公婆婆一個悲憤致死,一個上吊自殺,最後只剩下了友子一人,守著山中的一座破舊的房子。

Continue reading

《普羅米修斯》:還有許多疑問沒解開

很多人都把《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當成是《異形》(Alien)的前傳,據說導演最初的構想確是如此,因為他正是《異形》之父Ridley Scott--儘管三部曲中的後兩部卻是由另兩個同樣大名鼎鼎的James Cameron和David Fincher導演(異形三其實是David Fincher的電影處女作),但沒有他就沒有《異形》系列。

Continue reading

感官失樂園:末日的另一種可能

當悲傷過後,他們失去了嗅覺;當幻覺和飢餓感過後,他們失去了味覺;當暴怒過後,他們失去了聽覺;當一場莫名其妙的喜悅襲來,他們又將失去視覺……我不知道那樣的世界將如何進行下去,電影的最後,那一對情侶憑藉著最後的光明找到了彼此,他們緊緊擁抱在一起,當時他們還能依靠觸覺感受到彼此,但未來如何,誰知道呢?

所以你還能聞到屎味的時候,你該慶幸。

這部電影提供了世界末日的又一種可能,不是美國人玩到爛的天災、外星人、病毒--好吧,其實《感官失樂園》(Perfect Sense)說的也是病毒,但人類感染了這種病毒卻不是馬上死掉或變成僵屍,而是慢慢喪失各種感覺。

除此之外,末日之下的生活也有另一種可能。是的,每次失去一種感覺,都必會帶來一陣恐慌和混亂,尤其是在失去聽覺之前,人人都經歷了一場無法自控的狂暴,原本知書識禮的人也都見人就罵,見東西就砸,看上去這個社會已經無法維持下去了,然而當人們恢復冷靜,又舞照跳、馬照跑了,甚至音樂會也依然繼續,只是聽音樂變成了把耳朵貼到樂器上,去感受樂器的振動--假如這場疾病其實是頑皮的上帝關閉了人類的感官,那他看到人們把耳朵貼在樂器上時,恐怕就要突然啟動人們的聽覺,以圖嚇他們一跳。失去聽覺後,甚至還有一些人開始學習如何在失明後生活,沒有慌也沒有亂,life goes on。

每失去一種感覺,就會由另一種感覺取而代之。失去嗅覺後,餐廳便加重調味,強化味覺上的感受;連味覺也失去後,餐廳又想到了把菜單都改成咬起來有口感、有聲音的食物。說起來,主角的設定是非常到位的,男的就是餐廳廚師,女的則是流行病科學家。男主角是靠色香味謀生的人,他的才能就是通過食物刺激人的各種感官,而女主角的工作就是要解開這場疾病的謎題,把人類失去的各種感覺帶回來。

電影沒有末日片慣有的大場面,甚至也沒有救世主,但是對末日的描繪卻是獨到而且成功的,電影把筆墨都放在人的生活和一對情侶的感情上,這種既科幻又寫實的風格讓人想起了2006年的一部英國電影《人類之子》(Children of Men),當然後者更具社會批判意識。

《鐵娘子》和她背後的男人

戴卓爾(Thatcher)夫人在她成為戴卓爾夫人前,對即將成為她丈夫的戴卓爾說了一番話:我永遠不要做一個在廚房裡刷盤子的女人。戴卓爾的回答是:正是如此,我才娶你啊。

於是他們結婚後,戴卓爾夫人的大半生都在政壇和男人作戰,而她的丈夫只是在背後「默默」地支持著她--當她的丈夫和她一起站在台上接受勝選的歡呼時,她的丈夫就像是路過打醬油的人。電影努力刻劃了青壯年戴卓爾夫人的鐵娘子形象--或許為了襯托這個形象,電影又努力刻劃了老年戴卓爾的孤獨,在前半生被她忽視的丈夫,成為了她晚年的幻覺,而且是她不願意向醫生承認的幻覺。有人說孤獨是可恥的,但我說孤獨是軟弱的,晚年失去了丈夫的戴卓爾夫人讓人看到她軟弱的一面。

從戴卓爾夫人晚年的幻覺,看到了她對丈夫的愛,但這個男人有什麼值得她愛,電影卻沒有交代。電影提過戴卓爾是一個商人,以及在戴卓爾夫人的政治生涯中扮演著打醬油的角色--他會從爆炸後的廢墟中提著自己的鞋子灰頭土臉地走出來,除此之外,我們並不能通過電影更多地了解鐵娘子的丈夫。在我們這些俗人的眼中,一個卓越的女人是不會屈就於一個普通的男人的,但電影塑造出來的戴卓爾恰恰就是一個普通的男人。

真實的戴卓爾當然沒有那麼普通,他娶過兩個老婆,兩個老婆都叫Margaret。他不僅是一個商人,而且是百萬富翁,在他的資助下,第二個Margaret,也就是這部電影的主角戴卓爾夫人讀了一個律師牌。由於戰爭的關係,他和第一個Margaret離多於聚,當戰爭結束,他退役回到家鄉,家中的女人卻告訴他她已經愛上了另一個人。這個男人夠可憐的,他娶的另一位Margaret,又恰恰是沉醉於政治的鐵娘子。

戴卓爾夫人人生中還有兩位重要的男人,一位是她爸爸,在電影裡也多次出現;一位是她兒子,也就是她口中常常提到的Mark,電影中只出現過童年的樣子。以電影的鋪排來看,一開始你會以為她的兒子已經死掉了,事實當然不是,後來還講到兩人通過一次電話。她兒子倒是有趣的人,2004年因為可能資助和支援了赤道幾內亞政變而在南非被捕。

整部電影在老年的戴卓爾夫人和回憶中交叉進行,加上老年的戴卓爾夫人又有幻覺,劇情就顯得有點凌亂。但政治人物的傳記電影,想拍壞也是難的,何況主演Meryl Streep的演技簡直如神一般。

加勒比醉愛日記影評:這…這是加勒比海盜前傳嗎?

Johnny Depp的新作《加勒比醉愛日記》(The Rum Diary),講述了他做海盜之前的荒誕歲月。

在他成為海盜之前,他只是一名鬱鬱不得志的小報記者,負責星座欄目。除了寫星座欄目,他的生活不是在喝酒,就是在去喝酒的途中。他和兩個奇怪的朋友住在一間破爛不堪的房子裡,他們的共同愛好就是喝酒,除了喝酒,他們住所主要的娛樂活動就是拿著望遠鏡看對面鄰居的電視機,下雨的時候隔著雨廉還有種朦朧的效果。他本來可以和地產商合作,從此有車有房有女人,過上流人的生活,但因為他還有記者的良知,並且勾搭上了地產商的女人,最終得罪了地產商,惹了麻煩。而正當他想在報紙上揭穿地產商的陰謀,作出反擊的時候,他所在的報社也倒閉收場。

電影的最後,無可奈何的他偷了地產商的一艘船,揚帆開始了他的海盜生涯……

這部電影其實是由同名小說改編,作者是Johnny Depp的摯交好友,有「荒誕新聞學之父」之稱的Hunter S. Thompson,這兩人的共同特點就是怪誕。這位荒誕新聞學之父,所主張的新聞寫法與主流的新聞寫法大相逕庭,他認為記者的感受是很重要的,中立是虛偽的,而且他還認為新聞現場的觀察者改變了新聞事件的過程,觀察者的在場經常比事件本身更為重要,這種觀點與當今的公民記者的理念不謀而合。

這位荒誕新聞學之父自己就過著荒誕不經的生活,甚至到最後也是以荒誕不經的方式離開了人世。身為記者,他對迷幻藥卻有非常正面的評價:「迷幻藥物就像個心靈濾鏡,濾掉了加在人身上的體制道德束縛,也讓記者擺脫掉偽善世俗的面具,呈現更加原始赤裸的人生百態。」《 加勒比醉愛日記》的主角喝酒磕藥,生活充滿荒誕性,可以說就是作者自己的一個寫照。

在現代新聞業發源地的歐美國家,可以容納得下這樣的記者,要是在香港,早就被炒掉了。

本港上映日期:12月1日

《鐵甲鋼拳》影評:故事老套,角色卻出彩

在荷里活電影裡,比帥哥美女組合能碰撞出更多火花的是甚麼?

是失意的中年男人和單親的小孩。這一組合在荷里活電影裡非常常見,失意男人甚麼都沒有,但總是有一個小孩跟著--沒有這個小孩,這個失意男人就顯得不夠失意。當一個失意的男人和單親的小孩成為一個故事的主角時,故事的結局也就很容易想到,無非是失意男找回了自信,單親孩和他的關係也得到了改善。既要勵志,又要表現親情,拳擊的題材無疑最適合不過了,《鐵甲鋼拳》(Real Steel)的故實情節其實很老套,只是加入了機器人搏鬥的元素。而正好,機器人CG是史提芬史匹堡最擅長的。

故事發生在2020年,和2011年的今天有甚麼分別?從電影唯一能看出來的分別,就是人類搏擊運動已被廢止,由機器人搏鬥所取代。接近十年的時間,人的生活沒多大的變化,出行還是開著四個輪子以汽油驅動的車子;機器人工藝雖然很精密,形體動作都接近人類,但仍是需要由人操作;日本國還沒消失,山寨中國的高達依然無法取代日本;最重要的是中年男人失意起來依然很失意,逢賭必輸,沒錢交租,欠債被揍,一應具全。由於電影的重心並不放在「時代」上,所以不要期待看到一個非常科幻的未來,電影的重心是「親情」。

電影中的機器人沒有感情,除了執行人類的指令,和人類之間並無交流可言,但電影很聰明地給其中一個機器人賦予模仿的能力,使它和人類之間建立起比簡單執行指令更有趣的聯繫,比如小屁孩跳舞,該機器人也會隨著一起舞動,失意男揮動拳頭,該機器人也會揮動拳頭。於是當這個機器人在擂台上與其他機器人搏鬥時,它並不是一個人在戰鬥。它的勝利背後的意味,也不單純是機器的勝利。

在《變種特攻》飾演狼人的Huge Jackman雖然是國際大牌明星,本地的宣傳也將重點放在他身上,但在這部電影裡卻被飾演他兒子的小屁孩搶去了風頭。這個小屁孩從小和媽媽生活在一起,沒有父愛,更剛剛失去了母親,幾乎成為孤兒,但劇本沒有把他寫得很陰鬱,反而更是一名囂張且愛出風頭的小孩,是一個惹笑和令人喜愛的角色。你可以想像得到,這小孩長大後開車不小心撞了人,也絕不會說「我爸是李剛」的。

看完《鐵甲鋼拳》的首映,不得不對小屁孩說一句:你贏了。

哈利波特之死神的聖物2:湯姆,我們一起去死

一,為甚麼妙麗選擇了榮恩,而不是哈利?

現在的電影,幾乎每一部都暗藏基情,就連哈利波特也不能倖免。

聖 經上不是說了嗎,女人是男人的一根肋骨。哈利波特和佛地魔正好也有這麼一層關係--哈利的身上有佛地魔的一部分靈魂。所以當你看到哈利最後充滿基情地抱著 佛地魔說,湯姆,我們一起去吧,你真的不需要驚訝。不用多說,本片的高潮,就是兩棍相遇之時,可想而知場面是多麼地火花四濺。在那種沒有安全措施保障的情 況下,最後自然也是所謂「兩棍相遇,必有一損」。沒有了佛地魔,哈利認為他那根棍也不應該留在世上,果斷地把它折斷,丟到了山涯下。

妙麗選擇了榮恩而不是哈利波特,也就可以理解了,因為哈利根本就是gay。

二,為甚麼哈利能戰勝佛地魔?

老 外幻想出了魔法世界,中國人則幻想出了武俠世界,其實是類似的東西。但中國的武俠世界通常有內力的設定,兩個高手過招,武器並不重要,而是取決於誰的內力 更高一層。而魔法世界卻沒有,至少在哈利波特的世界是沒有的,連最強大的巫師佛地魔,都需要一根最強的魔法棒才能體現他的優勢。

把這麼多集哈利波特看下來,其實哈利波特與其他人相比,並無過人之處,以他的能力其實連石內卜都打不過。但是為甚麼最後哈利能幹掉佛地魔?當然,摧毀了佛地魔的分靈體是一回事,但最重要的是它是這部小說的主角,命中註定了只有他能殺掉佛地魔。

三,為甚麼哈利的媽媽比爸爸重要?

石內卜的回憶,幾乎讓哈利波特的爸爸黯然失色。顯然,哈利波特的媽媽比爸爸重要,然而為甚麼是這樣?

因為《哈利波特》一書的作者羅琳是一位單親媽媽。

四,為甚麼馬份沒有遭到清算?

也許你會說馬份沒有想像中壞。

首 先要搞清楚,種族歧視是《哈利波特》很重要的一個主題。佛地魔陣營和哈利陣營最大的分別就是,佛地魔陣營是排斥麻瓜的。所以最重要的是選擇了哪個陣營,馬 份一直以來都是堅定的種族歧視份子,而他到最後的關鍵時刻也依然選擇了佛地魔陣營。在現實世界,如果一個人在戰爭時選擇了站在納粹的一邊,戰後是要遭到清 算的。

為甚麼馬份沒有遭到清算?不知道。

哈利和佛地魔的終極決鬥其實並不算精彩,19年後的部分如果加上燒烤場,恐怕和TVB的肥皂劇沒什麼分別。全片最精采的部分其實是石內卜的回憶,以及哈利進入假死後和鄧不利多的對話。佛地魔、石內卜和鄧不利多,是哈利一生中最重要的三個男人。

《乘著光影旅行》:旅行的意義?

以電影作題材的記錄片,大多以導演,編劇及演員作題材,但以攝影師作題材的相對少之又少。也許為業內人士所操刀的緣故,這部《乘著光影旅行》就是以一位斐聲國際的攝影師作題材所拍攝的記錄片。本片耗時三年,在台灣屢獲殊榮,記錄著來自台灣的攝影大師李屏賓作題材的記錄片。電影的內容就是關於李屏賓的所在乎,當中又可分成兩個部份,攝影與家庭。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