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戀隔離媽》影評:關於文學

文學的功能是甚麼?有的人說是陶冶情操,有的人說是政治宣傳,我卻認為,文學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其實和看八卦雜誌差不多,就是為了滿足偷窺的欲望,因為文學說的都是別人的故事,而我們對別人的故事非常感興趣。文學和八卦的界線並不在於真實還是虛構,「虛構」的文學也可以參雜著大量源自真實的成分,「真實」的八卦也有很多是虛構的,它們的界限主要在於一個雅,一個俗。

《偷戀隔離媽》講的就是關於文學和偷窺的故事,這樣的譯名也是把這部電影通俗化了。Germain(Fabrice Luchini飾)是一名作家,因寫作事業不如人意而到一所中學任教文學,他給學生的第一份功課就是寫一篇周記。法國中學生的周記和香港中學生寫的一樣糟糕,Germain很感失望,然而卻有一名學生的周記深深吸引了Germain。那位叫Claude(Ernst Umhauer飾)的學生,其周記以周末時去朋友家幫他補習數學的經歷為題材,寫得細緻生動,而且還在文末加上一句「待續」,耐人尋味。Germain發現了這位學生的寫作天分,並開始給他提供額外的寫作輔導。

我們常說「作者已死」,就是說作者只負責作品的創作,而不負責作品的詮釋,創作一旦完成,作品便任由讀者各自去詮釋,各自去想像。《偷戀隔離媽》卻提出一個特別的情況,Germain既是讀者,又是老師:作為讀者,他在其學生Claude的作品完成後,他有詮釋的權利,會加入自己的想像;而作為老師,他卻又直接介入到 Claude 的寫作中,教他怎樣寫,結果換來的就是 Claude 反過來介入他的生活,讓他丟了工作,丟了老婆。一開始,他覺得 Cloude 周記都是虛構的,但後來他為了幫助 Claude 可以繼續留在朋友家補習數學,而偷印了數學測驗卷給 Claude,自此之後,他已經分不清虛構與現實,也不知道自己是純粹想以老師的身分培養 Claude 的寫作才華,還是滿足作為讀者的偷窺慾。

莫泊桑請教福樓拜的故事,說明觀察是寫作重要的一環,也就是說,寫作離不開偷窺,無論是在公共的廣場,還是自家的床上,都可能有一雙作家的眼睛在注視著你。但假如 Claude 和 Germain 都僅限於「偷窺」,而沒有介入「偷窺對象」的生活,本來也可以相安無事,一旦介入,也就不再是純粹的寫作了。「介入」的狀態有時候是抽象而難以描述的,這部電影則通過幻想的形式來呈現,比如  Claude 和 朋友的媽媽 Esther 在朋友家裡親吻時, Germain會突然出現;Esther 和老公在自家床上睡覺時, Claude 又會睡在兩人的中間。

作為法國電影,《偷戀隔離媽》的色調出奇的明亮,直到最後一幕,Germain 和 Claude 坐在公園的長凳上,一棟公寓裡每個家庭的故事盡現他們眼前,才開始有點法國電影的色調。電影裡的法國其實很不法國,角色口中談論的是美國的籃球、中國的藝術和俄國的小說,如果他們不是口中說著法語,你不會覺得這故事發生在法國。電影最大的法國元素,是它的幽默感和獨特構思,法國電影憑著這些,總是能給我們這些長期浸淫在荷李活電影的人,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

執導這部電影的法國導演François Ozon,也確實不負盛名,他把一個看似艱深沉悶的故事拍得趣味盎然。你就算沒有興趣了解文學,只想滿足偷窺的欲望,這部電影也是值得你入場一看的。

《偷戀隔離媽》中文預告片

《偷戀隔離媽》香港上映日期:2012年12月27日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