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上的明信片》:沒有結束的戰爭

日本在二戰投降前的最後掙扎,是把天皇之外的幾乎所有日本男人都送上戰場,所以把戰鬥力主要體現在打掃上的打掃營也要批甲上陣,家中死剩一個壮丁的也要前仆後繼地去死。這可以對比《雷霆救兵》,美國人可以專門派一個隊,去營救一家兄弟中死勝他一個的小兵Ryan。

《戰場上的明信片》(Poscard)的女主角友子,雖然自己不用上戰場,卻是戰爭最大的受害者,她先失去了元配丈夫,然後在公公婆婆的請求下改嫁丈夫的弟弟,而第二次新婚不久,丈夫的弟弟也即是她的新任丈夫又被徵召入伍,又是戰死沙場。深受打擊的公公婆婆一個悲憤致死,一個上吊自殺,最後只剩下了友子一人,守著山中的一座破舊的房子。

友子的遭遇很悲慘,但她兩任丈夫的出征卻都帶點滑稽:送行時唱著激昂的歌,換個畫面已是骨灰交接。

男主角松山啟太是女主角元配丈夫的戰友,同屬打掃營,但因為「運氣好」,多次抽籤上前線都沒有抽中,因而成為原有近百名士兵的打掃營戰後所剩無幾的倖存者。生存下來的「幸運」,在他看來卻是一種不幸,首先戰爭最痛苦的不是死,是活了下來,繼續面對戰爭帶來的傷痛,尤其是戰敗的一方活下來的人,連尊嚴都沒有,松山回到家中甚至遭到一群無知小童的恥笑,這要是換成史太龍,就要流《第一滴血》了;其次,松山的不幸是,當他退役回到家中時,和女主角友子一樣,只剩下了一座空房子,從他叔父口中得知,他老婆竟跟老父私奔了。

這兩個因為戰爭而一無所有的男女主角,因甚麼而走到了一起?就是因為一張明信片。

明信片是女主角寄給丈夫森川定造的,因軍營審查太嚴,森川無法回信,只好在上前線前把明信片交給睡他下鋪的戰友松山,吩咐說如果他死了,就把明信片交回給他妻子,告訴她明信片他收到了。森川回家後一度把這件事給忘了,直到他清理自己的物品,決定離開日本時,他看到了那張明信片。

片中有一個配角,是日本憲兵,自己不用上戰場,卻送了友子兩任丈夫上戰場。他在片中的主要任務是搞笑(很典型的日本片醜角),以及對比受戰爭傷害的人。他並不是一個壞人,他沒有欺負守寡的友子還給她提供了不少幫助,但是他不懂得戰爭的傷痛,戰前戰後他除了脫下了憲兵服,完全沒有不同,所以他對友子的示愛是注定要失敗的。對於經歷了戰爭傷痛的男女主角,槍林彈雨的戰爭雖然結束了,但他們對抗戰爭陰影的戰爭還沒有結束。這也是他們相識不過兩三天就可以走到一起的感情基礎。

友子最後決定跟松山一起去巴西。然而,「離開」太容易,當然不會是導演新藤兼人的答案。友子說離開,心卻沒有真正放下那座空了的房子,因而她在離開前看著火中的兩任丈夫的骨灰箱,徹底崩潰了,她的崩潰導致整個房子燒著了。

最終,他們沒有去巴西。那場火燒掉了他們的痛苦,燒出了他們的新生,他們協力把火撲滅,又把它變成了一塊麥田。友子原來和丈夫住的柴房成了他們最後的容身之所。這一對從戰爭陰影走出來的男女,在那一片麥田前,好美。今年五月才去世的新藤兼人導演,您也走好。

《戰場上的明信片》香港上映日期:2012年6月28日。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