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小時》影評:他和石頭有個約會

在和一塊堅硬而頑固的石頭相處了127個小時後,他,Aron Ralston,得出了這樣的結論:幾百萬年前,這塊石頭,從天上掉下來起,就在等待他的到來;他出生那天,已注定要和這塊石頭相遇。

如果這不是一塊石頭,而是一個美女,或著這就是一塊石頭,但是從這石頭裡會蹦出來一個美女,我們會說,這是緣分。為了對得住這難得的緣分,他必然要在這美女身上留下些甚麼,比如,精子。然而,那是一塊石頭,是一塊真真切切雷打不動的石頭,石頭說:「帥哥,你得留下些甚麼東西。」是的,他留下了,一隻手。他說:「親愛的石頭,請笑納。」

想想自己被一塊石頭困住會怎麼樣。他以他的力量、智慧用盡了辦法,但結果,那塊石頭還是紋絲不動。在我看來,石頭就和女人一樣,用硬的多數不行--而且正中其下懷,要用軟的,尤其是黏著你的時候。我的方法很簡單,八個字可以說完,「以理服石,以情動石」。一,跟這塊冥頑不化的石頭說耶穌、講佛理;二,來點冷笑話,用冷笑話征服它;三,問它:你認識石修嗎……總之,你不能移走它的時候,就嘗試讓它自己走--各位兄弟,這個道理同樣適用於你的女朋友。

所以,對於我來說,最困難的不是移走石頭,而是在移走它之前如何消磨時間。在一塊石頭面前你可以做甚麼?這種滋味我受過,被老師趕出教室時,被警察關在拘留室時,這些都猶如被石頭卡住了手一般,甚至更糟--被石頭卡住時,至少還有一隻手可以打飛機。

打飛機,固然是一人獨處時消磨時間的一個不錯的活動,Aron Ralston 也確實曾萌生過這種想法,但他總不能在這漫長的127個小時不停地打,他有很多的活動,幻想、回憶、撒尿、錄影、日光浴、聊天和割手,可謂非常豐富。前面說最困難的是消磨時間,追根究柢,時間需要消磨源於兩個字--孤獨。《劫後重生》裡,湯漢斯一個人被困孤島,他就創造了一個wilson,和它聊天,他和wilson的感情也是《劫後重生》最動人的一部分。Aron Ralston 有甚麼?其實他有很多的聊天對象,比湯漢斯要多得多,因為他有一部DV機,DV能讓他超越時空,他要和誰聊就和誰聊,但我以為在他被困的127小時裡,他最重要的聊天夥伴是那隻烏鴉,那隻每天早上八點多從他頭上飛過的烏鴉,雖然它總是一飛而去。

在《劫後重生》,湯漢斯堅持活下去並堅持回到人類世界的唯一一個原因是,他深愛的女人,具體來說是他那隻懷錶裡的女友照片。很遺憾,Aron Ralston 沒有女友,他的女友早離他而去,雖然他的女友也不斷出現在他的幻想裡,但每一次帶給他的都是悔恨,而不是求生的意志。那麼,是甚麼讓 Aron Ralston 最終下定決心斷臂求存?是一個小孩,一個尚未面世的小孩,庸俗點來說,那一刻他精蟲上腦了。精蟲告訴他: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精蟲又說:我就是青山。

通過這部電影,我們可以得到幾點教訓:1,去遠足前先通知家人,尤其是要聽媽媽的電話,2,帶上一部手機,最好還能上網、發推,3,去之前先看看《Man vs. Wild》,螞蟻是可以吃的,4,帶上一把鋒利的萬能刀,記住,千萬別是中國製造的。

看完這部電影,你會敬佩三個人:導演 Danny Boyle,主角 James Franco,最主要的是下面這本書的作者,鐵鉤鐵鉤船長原型,Aron Ralston。

作者網誌:http://www.rapbull.net/

Related posts

2 thoughts on “《127小時》影評:他和石頭有個約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