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煞撞正怪怪獸》香港首映禮傳媒訪問

夢工場動畫對香港市場的重視程度近年來有增無減。繼前年的《蜜蜂電影》( Bee Movie )之後,夢工場動畫鉅獻《天煞撞正怪怪獸》( Monsters vs. Aliens )再度選定香港作為亞洲巡回宣傳首站,這次更有夢工場動畫總裁謝菲卡辛堡( Jeffrey Katzenberg )與聲演猛哥將軍的電視劇集《24》主演基夫修打蘭( Kiefer Sutherland )訪港宣傳新戲。同時出席首映禮的還有粵語配音陳慧琳、陳偉霆及台灣國語配音張鈞甯,小弟亦有幸獲邀出席傳媒訪問活動!

首映禮,3月24日晚,The Grand

擺放在現場的《天煞撞正怪怪獸》角色宣傳海報

紅地毯儀式前的平靜

台灣版「高師奶」張鈞甯,原本不大喜歡香港譯名「高師奶」,後來得知是「哥斯拉」的諧音,覺得還蠻有趣

張鈞甯回台灣後,又要接著埋頭寫碩士論文了,果然是美麗與智慧並重……

香港版「高師奶」陳慧琳即時成為記者追訪對象

聲演啫喱怪「泡泡」的陳偉霆

謝菲卡辛堡、基夫修打蘭同兩位本地配音演員

基夫修打蘭說了不少

大家都很擔心陳慧琳的三吋高跟鞋……

謝菲卡辛堡第二次站在這個舞台上

傳媒訪問,3月25日早上,W Hotel

夢工場動畫總裁 謝菲卡辛堡

Q: 夢工場動畫已成立多年,對這段時間的動畫製作有何感想?
A: 我們極力為藝術家提供具啟發性、安穩而寬松的創作環境,從而引發更好的創意。“沒有糟糕的想法,只有更好的想法”。我們有全球最大的動畫工作室,還有1700位充滿激情的藝術家。將50年代的怪獸與外星人帶入21世紀成為英雄的想法,最早是由兩位資深動畫師提出的。全球不同地區的藝術家對這個想法都很感興趣,於是我們將它製作成電影。像是《How to Train Your Dragon》,甚至還有《史力加》,當初都是這樣誕生的。

Q: 2D電影與3D電影的製作有何不同?
A: 新的數碼3D技術較以前的紅藍鏡已有很大的改善,藝術家可借助這個工具在故事中呈現細致而複雜的情感,令動畫製作及放映效果更為精緻,但製作過程亦更為繁瑣。當電影從黑白時代進入彩色時代時,全部製作工序都要進行調整。所以這次對我們是一項很大的挑戰。

Q: 您認為在不久的將來,3D電影會取代2D電影嗎?
A: 會!很多人覺得沒那麼快,但3D的確令電影更生動有趣。雖無法預測未來發展趨勢,但我覺得3D技術提升了電影的娛樂性及觀賞效果,並為電影製作帶來革命性變化,就像有聲電影代替無聲電影,彩色電影代替黑白電影。

Q: 迪士尼今年將推出2004年以來首套2D動畫《The Princess and the Frog》。如果該片在商業上取得成功,夢工場會考慮重返2D時代嗎?
A: 我們堅持用最合適的技術對故事進行最佳的詮釋。我們仍有一班優秀的手繪藝術家,《功夫熊貓》開場5分鐘就是以手繪風格表現的。我認為最重要的還是故事本身,並繼續以開放的心態吸納最佳技術為電影服務。

Q: 將50年代B級片的角色改編成主流電影,您是否認為這是個不小的挑戰?
A: 不會。如果對早期電影有足夠瞭解,當然很容易對角色賦予的全新幽默元素產生共鳴。但即使對它一無所知,作為純粹的喜劇角色,不會因陌生而降低其娛樂效果。

Q: 製作這部電影時您遇到了甚麼困難?
A: Bob 是最難的角色。它豐富的情緒表現,極為獨特而具有挑戰性。這是動畫製作的奇跡,亦是3D技術上的重大突破。

Q: Bob 把眼珠拋出來的動作是怎樣想出來的?
A: 那不是技術突破,只是個有趣的動作罷了。(笑)

Q: 對於下一套夢工場動畫,您是否有希望改善的地方?
A: 當然。你可能留意到,新的動畫都是在以往作品的基礎上不斷改進,我們總是希望給觀眾帶來意想不到的體驗,明年上映的《How to Train Your Dragon》就出現了很多新元素,像是龍從水中噴火的效果。我們有個部門專門負責開發動畫技術,幫助動畫師發揮他們的想象力。我們必須站在科技尖端,才能帶來更好的動畫作品,兩者是密不可分的。

Q: 夢工場電影已與迪士尼簽訂為期6年的發行合約,我很好奇夢工場動畫打算與派拉蒙續約,還是選擇新的合作夥伴呢?
A: 我們的合約剛剛開始三年半,現在考慮合約終止後的事情還為時過早,現在我們的合作非常愉快。

Q: Jack Black 講過,他要將從夢工場賺到的錢,押寶彼思奪得奧斯卡最佳動畫,您對此有甚麼看法?
A: 我相信那是 Jack 開的玩笑,我想他真正的意思是夢工場動畫的票房更高,卻很少獲得學院的青睞,至少這幾年如此。我很贊賞彼思的作品,人們總是討論公司之間的競爭,但對于我們來說,唯一的競爭對手就是自己,只有不斷超越自我才能獲取更大成就。我們這幾年的業績不錯,沒甚麼可抱怨的。

《24》金球視帝 基夫修打蘭

Q: 「跳槽」做動畫配音,是否因為開始厭倦《24》的角色?
A: Jack Bauer 在每季都有新的體驗,所以我是不會厭倦的。我當時就對這個故事很感興趣,它傳達了「與眾不同並非一件壞事」的訊息。我自己有興趣參與為年輕人製作的電影,而監制亦覺得我的聲線很適合聲演將軍的角色,因此加入了這個團隊。

Q: 您會考慮將《24》拍成電影嗎?
A:  對此我們已考慮了很久,若是電影版,我們將用兩小時表現24小時的事情,令觀眾過足戲癮。但第7季已設為電視劇集,為了不令編劇感到為難,我們要等到今季結束再做打算。

Q: 您在《24》中保衛美國及世界人民的安全,假如我像您一樣是加拿大人,會希望保衛自己的家鄉,您覺得怎麼樣?
A: 這個問題很有趣。(笑)我們的確想過,我、導演、攝影、扮演妻子女兒的演員,以及很多劇組成員都是加拿大人,不過既然這是一部美劇,當然還是以美國為背景,儘管國境的界限已越趨模糊。我媽看《24》的時候亦對這個念念不忘……

Q: 您覺得 Jack Bauer 的立場矛盾嗎?
A: 當然,他的政治立場和意識形態一直在改變。他要面對恐怖主義的殘酷現實,這正反映了 Jack 的個人特質。

Q: 為何劇中多次出現您被折磨的鏡頭?
A: 我們用戲劇性的折磨場面表現出劇情的緊湊,或許美軍訓練會被製作成電視節目,但我們遇到的炸彈威力更大。(笑)

Q: 您覺得《24》有機會被製作成動畫嗎?
A: (謝菲卡辛堡)我在想能否將《24》改編成歌舞喜劇動畫……(基夫修打蘭)一切皆有可能!(笑)

Q: 您覺得香港怎麼樣?
A: 我們這次僅有兩天時間宣傳電影。從酒店我只能看到這座城市很小的一部分(編者注:W酒店位於九龍站上蓋),希望下次有機會在香港停留7至10天,到處走走瞭解這座獨特的城市。

Q: 您覺得香港配音演員怎麼樣?
A: 他們是在影片完成的情況下配音,這更為困難。陳慧琳在紅地毯上引發現場陣陣尖叫,可見她的知名度。我很高興見到來自不同地區的同行。

Q: 茱莉亞羅拔絲、安祖蓮娜祖莉都希望為自己的小孩製作動畫,您是否亦有同樣的想法?
A: 我的孩子都長大了。(笑)其實我是被故事本身所打動,並希望能為一歲半的孫子帶來些新鮮感。對於我這個42歲的人來說,有機會參與這部以當今最先進技術制作的3D動畫,感覺自己似乎又充滿了年輕的活力。

Q: 您聲演的人類角色,是怎樣看待其他怪獸角色呢?
A: 這位將軍富有同情心,在得知怪獸並非本性邪惡,只是因與眾不同而被社會邊緣化後,他喜歡上了它們,并意識到他們擁有抵抗外星人的力量,所以凡事不能以貌取人。

Q: 您在《天煞撞正怪怪獸》中既非怪獸又非外星人,是否會後悔沒有聲演這些特別的角色?
A: 我重申我非常喜歡這個故事。我也想過如果自己為其他角色配角會有怎樣的效果,由於配音是分開進行,直到最後完成我才看到其他演員的演繹,每個人的表現都很出色。更重要的是,配音令大家充分發揮想像力,我不會因此感到後悔。

向兩人提問

Q: 電影製作過程中您最難忘的是甚麼?
A: (基夫修打蘭)聲演《天煞撞正怪怪獸》期間我還在拍攝《24》,所以經常在錄音棚與片場間奔波,但工作過程非常愉快,幾乎每天從早上笑到晚上,我對於參與這部極具創意的電影感到榮幸。另外,這次有機會到全球多個地方宣傳,亦結識了不少新朋友。(謝菲卡辛堡)我們在電影中大膽使用3D技術,雖不知道技術呈現是否到位,觀眾反應如何,但製作過程是妙趣橫生的。

Q: 你們兩位有退休的打算嗎?
A: (基夫修打蘭)還沒有!(謝菲卡辛堡)還沒有!(笑)基夫的聲線美妙而獨特,我們打算長期合作。(基夫修打蘭)我仍然熱愛配音,夢工場動畫對我有很大吸引力,要做的事情還很多,暫時未作退休的打算。

《天煞撞正怪怪獸》香港上映日期:2009年4月9日。

Related posts

3 thoughts on “《天煞撞正怪怪獸》香港首映禮傳媒訪問”

  1. Hong Kong reporters asked many immature and unintelligent questions. Only Hong Kong reporters could linked 厭倦 and 退休 in relation to work.

    "Q: 您聲演的人類角色,是怎樣看待其他怪獸角色呢?"
    "Q: 你們兩位有退休的打算嗎?";
    "Q: 「跳槽」做動畫配音,是否因為開始厭倦《24》的角色?" ;
    "Q: 將50年代B級片的角色改編成主流電影,您是否認為這是個不小的挑戰?";
    "Q: 您在《天煞撞正怪怪獸》中既非怪獸又非外星人,是否會後悔沒有聲演這些特別的角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