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驅.逐》3月12日鐵漢無戾

 

奇連伊士活 Clint Eastwood
繼《擊情》後又一感動好評佳作

驅.逐 Gran Torino
3月12日 鐵漢無戾

多項電影大獎得主奇連伊士活最新作品《驅.逐》,是他自奧斯卡得獎電影《擊情》後的首次演出。片中伊士活飾演一名剛強和固執的韓戰老兵,生活在不斷改變的環境中,受到新移民鄰居的影響下被迫面對自己根深蒂固的偏見。

退休汽車工人和路的生活就只有維修自己的房子、飲啤酒,和每月定期去理髮。雖然他妻子的遺願是希望丈夫能夠向神父告解,但對時刻準備以他的來福槍保衛自己的退役老兵和路而言,他沒有甚麼需要懺悔。而且他從不信任任何人,除了他的狗黛絲。

當和路的舊鄰居全都搬走或離世後,取之代之遷入的都是他一直鄙視的赫蒙族新移民。他們的一切都令和路看不過眼,包括垂下的屋簷設計、雜草叢生的草坪,甚至是他們異國的外貎,還有那些目中無人及游手好閒的赫蒙族流氓、拉丁美洲人和非裔美籍的童黨。和路與他的兒子關係亦不佳,漸漸變成陌路人,他就獨居在家中靜靜渡過他的晚年。

有一晚,有人想偷走他至愛的 Gran Torino 古董汽車。

十年來,和路每天都悉心打理這輛愛車,令它看起來總是簇新亮麗。而當那些赫蒙族的童黨強迫和路的一位怕事年青鄰居泰奧去偷走他的 Gran Torino,這位鄰居走進了和路的生活。

和路並沒有向搶匪和流氓屈服,讓他成為了社區中,特別是泰奧的媽媽和姐姐素怡眼中的英雄 ,而素怡更堅要要讓泰奧為和路工作以表歉意。和路最後勉強同意,他與泰奧一同為社區進行維修的工,慢慢建立了友誼,亦逐漸改變了他們的生活。

泰奧和他家人的熱心,令和路慢慢了解他的鄰居,還有他自己。這些穿州過省,背負著不堪背景的難民,其實跟他有很多共通點,甚至要比自己家人更相似。他亦慢慢釋放了他從戰爭後,如一直被存放在陰暗車房內的 Gran Torino 般一直緊閉的心靈。

奇連伊士活再創傳奇 繼《擊情》後再現銀幕

無論作為一位導演還是演員,奇連伊士活無疑是電影史上其中一位最成功、最長青的人物,不過,他在奧斯卡得獎電影《擊情》後便沒有再在銀幕上亮相。「我沒打算再多在電影中演出了。」奇連伊士活說:「不過這部電影的角色剛好是我的年紀,人物也像是為我而設,我又很喜歡劇本,故事充滿曲折起伏,還有惹笑的地方。」

《驅.逐》由首次執筆的編劇尼克舒克撰寫,改編自杜夫約翰遜的故事。「這故事是根據作者在明尼蘇達州的經歷和他身邊的人的故事改編的。」奇連伊士活的長期監製拍檔羅拔羅倫士指出:「我收到劇本後很快地讀了一次,當時沒有想到要奇連伊士活來演,但讀到一半,便慢慢地靜下來細心閱讀。這部劇本很出色,我再讀了一次,比之前更喜愛它。我把劇本交給奇連,告訴他我不知道他會否想演出這角色,但他一定會喜歡這故事。他後來打電話給我,說他真的很喜歡那個劇本,於是這部電影便開始了。」

尼克舒克指出,主角和路高維斯基的角色並沒有為著特定一位演員來寫:「和路是那種隨時會遇上的人,甚至可能是某人的爸爸一類人物。我相信每個人都會認識這樣的人。」

寮國赫蒙族故事 撩起韓戰黑暗經歷

來自明尼蘇達州的尼克舒克,從他在工廠與赫蒙族家庭工作的經歷取經,來改編這故事。赫蒙族是一個鮮為人知的種族,來自寮國和亞洲其他地區,越戰時代曾與美軍聯盟,後來在美國定居。他指出,赫蒙族某程度上就像是社會上隱形的族群。

和路一向對小數民族不太友善,看來就像個不折不扣的種族主義者,但當他開始跟搬到附近的赫蒙族人開始交往後,他內心敵意的真相便開始慢慢展示出來。「和路在韓戰的黑暗經歷一直纏繞著他,他在鄰居的面上看到那些可怕的回憶。」尼克舒克說:「對和路來說,所有亞洲人都是一樣的,這班人也只是另一個面目模糊的民族。但當他開始與這些人接觸,便開始回想自己當年在韓戰時代做過的事。」

監製比爾蓋伯指出,《驅.逐》跟奇連伊士活之前的作品產生共鳴。「奇連的電影一向有以複雜的種族、宗教、歧視等問題為題材,有時可能會顯得政治不正確,但都總是非常真實。但因為觀眾對奇連很熟悉,所以你會知道和路並不如表面所見那樣簡單。」

「現在回想起來,我實在想像不到除了奇連伊士活還有誰可以演這角色。」杜夫約翰遜補充:「作為一位導演,奇連伊士活是很大膽的,無論題材如何敏感也不會畏縮。作為一位演員,他必須要一定的勇氣才能演這角色,因為這本來不是一個很討好的人物。和路的性格跟隨他已有六十年,要改變自己需要有很大的勇氣,這是很困難的事情。和路在外表上是一位很英勇的男人,但這故事逼使他在感情上也要顯得勇敢。」

與外族鄰居接觸 重提戰爭黑暗歷史

故事發生在和路在妻子多諾菲死後,這時他的生命亦已踏進最後一章,他一生中最大的事情就是他的韓戰經歷和五十年在福特車廠工作的日子。現在戰爭早已完結,車廠亦已關閉,妻子又已與世長辭,兒子們也沒有再多花時間與他相處。「和路一直努力工作,他的孩子們都算是有點成就。」奇連伊士活說:「他失去了妻子,跟孩子們也有點距離。孩子們都離他而去,他就像是塊絆腳石。不過,和路也不是個好惹的人,他的脾氣很壞,又很古板,絕對不會容許孫兒們穿耳洞或有些古怪的打扮。」

「和路並不是一位好惹的爸爸。」飾演兒子米曹的拜仁哈利說:「米曹則是爸爸的相反,和路是個勤奮的藍領工人,他的兒子則是個膚淺的市郊滑頭。他們之間的關係很複雜。和路不知該如何跟兒子溝通,米曹也不知道該如何打破二人之間的隔閡。」

和路生命中其中一項最大的樂趣,就是為他心愛的福特Gran Torino跑車打蠟。這輛車早在1972年購入,多年來一直保存在車房內一塊薄絲布之下。事實上,這架車的驅動系統正是和路在福特車行工作時親手裝置的。「這架Gran Torino就是他的榮譽和快樂。」奇連伊士活表示:「和路自己就像是一架Gran Torino,他甚麼都不做,只是讓它靜靜放在車房。有時候他會把車推出來打打蠟。和路會拿著一罐啤酒,欣賞他心愛的座駕,這就是他現在最享受的事。」

在一條排列著兩層房屋的街道上,和路的房子非常顯眼,外牆有著鮮明的顏色,屋外有悉心修剪的灌木,還有一面美國國旗在飄揚。他對市鎮的改變感到不太愉快。「和路對世界的改變感到很不安。」奇連伊士活說:「他在密西根州一個住滿有車階級的人的社區長大,有很大部分是從波蘭來的美國人,就像他一樣。當他看見身處的社區在轉變,他感到很沮喪。」

當他身處的社區一天天改變,和路一直保持著他一貫的生活態度。「他是那個社區的中堅份子。」監製羅拔羅倫士指出:「他某程度上就像被困在過去。在情緒上,他被困在一些東西之中,久久不能釋懷。這困境處處反映在他的日常生活之中。」

赫蒙族鄰居男孩 激發種族朋黨爭端

和路的鄰居,十六歲泰奧同樣是被孤立的人,他跟媽媽、祖母和姊姊同住。「他是家中唯一一位男性,沒有另一位男人可以讓他學習。」飾演泰奧的比旺說:「他對自己的身份很感不安,身邊都是一些性格剛強的女生。他需要學習的對象,而這對象就是和路。」

泰奧是位害羞的孩子,高中畢業後便沒有工作,被逼加入由煙仔和蜘蛛仔帶領的赫蒙族朋黨。無論泰奧去到哪裡,都會有人留難他,他沒法保護自己,所以要靠朋黨來保護他,這樣他便不用被其他朋黨欺負。不過赫蒙族朋黨覺得和路是個麻煩人,所以不得不採取更激進的手段作示威。作為第一代赫蒙族美國移民,煙仔和蜘蛛仔沒有長輩教導他們赫蒙族的過去,他們長輩比他們更難融入美國社會。

煙仔和蜘蛛仔的朋黨,計劃要泰奧偷走和路心愛的 Gran Torino。「泰奧想證明自己是個勇敢的人,想知道自己屬於甚麼地方。」比旺說:「不過他的計劃並沒有成功,因為和路中途殺出,嚇走了他,但和路並沒有看到偷車賊的真面目。泰奧沒有完成這任務,於是便變得更加怕事,更覺被羞辱。」

不久之後,朋黨回來接應泰奧,但卻演變成一次集體打鬥,更牽連到和路的前院。和路拿出他在參戰時用過的機關槍,警告朋黨們不要靠近,他自己也回到多年前參戰時那種精神狀態。奇連伊士活說:「於是,他便開始發現赫蒙族的問題,特別是那些組織朋黨的孩子。」

和路勇敢的行為令他成為鎮上的英雄,赫蒙族的鄰居紛紛送禮致謝。「他不想跟這些赫蒙人有任何關係。」奇連伊士活指出:「但當他發現這些人原來很聰明、很會尊重別人,思想便開始改變。他在電影中有一句對白:『我跟這些人的相似之處,比我跟我那些被寵壞的孩子還要多。』,這句話差不多說明了一切。他最初對別人很有偏見,但後來了解箇中的關係,這轉變很有趣,有時甚至可說是很惹笑的。」

互相尊重支持 打破種族歧視

唯一一個能打破和路冰冷外表的人,就是泰奧的姐姐蘇兒,她比屋中其他人都要美國化。飾演蘇兒的阿妮荷雅說:「和路是那種直腸直肚的人,他不會理會你的種族,他覺得甚麼便會說甚麼。她是唯一一個能聯繫泰奧與和路的人,她想弟弟多向這位鄰居學習,因為假如他再與朋黨為伍,他只會再次闖禍。她認為和路就像是一位爸爸,假如泰奧聽話,他可能會更健康地成長。」

最後,蘇兒成功邀請和路到家中參加家庭聚會,會上一位赫蒙族祭司更揭開了和路一直埋藏心底的心事,探討了他多年來一直不向外人說的事情。他不願意自我反省,這就是他種族歧視思想的癥結,他一直指責身邊的人的不是,但卻沒有好好看看自己做得是否恰當。

為了替泰奧嘗試偷車的行為作補償,泰奧的媽媽和姊姊要他為和路做一點雜差,希望他好好反省和改過。和路起初對他並不友善,但泰奧真心為和路修補房屋,打動了他的心。「你看見他們的關係在改變。」比旺說:「和路開始欣賞這位年輕人,兩人之間的關係開始靠近,泰奧自己也對於能夠成功替和路補屋,完成了這任務而感到高興。和路跟他一起就是要令泰奧更像個男人,讓他學習為自己爭氣。」

和路最終的目標是要令這個漫無目的的少年找到一份工作,別再闖禍,令他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但兩人之間獨特的關係卻為和路帶來了挑戰。「泰奧沒有父親指導他,和路幫助泰奧的時候又令他感到一點當父親的樂趣。」監製指出:「這樣二人非常合拍。和路知道自己生命將盡,他要找一些東西來肯定自己的人生,令生活再現光彩。」

不過煙仔和蜘蛛仔的朋黨竟繼續騷擾泰奧和他的家人,甚至以暴力威脅,逼令和路再次變身成勇敢的戰士。「假如只是拍得拖泥帶水,這便會是部保守的荷里活商業片。」奇連伊士活說:「要是飾演這樣的角色,便不能手軟,必須要去到盡。」

首部描寫赫蒙族電影 報章互聯網廣招人才

《驅.逐》是第一部描寫赫蒙族的主流電影,赫蒙族是十八個散佈在寮國、越南、泰國和亞洲其他國家的族群,他們在越戰時曾與美軍結盟,並開始嘗試融入美國社群。「我對他們並不太認識。」奇連伊士活承認:「因為他們曾幫助過美國,所以在越戰後便被當作難民送入美國。」

「很多人並不知道赫蒙族在越戰所扮演的角色。」電影的顧問楊寶娜說:「我們如何進入美國,我們的戰士和親人如何在越戰犧牲,這些都是不為人知的事情。老一輩的人都不願談這些東西,他們都很謙虛,這當中有過太多悲慘的故事。」

奇連伊士活指出,赫蒙人認為自己是一個有獨特文化傳統的民族,而不是一個國家。「他們有自己的宗教,自己的語言,他們自成一群。」導演解釋:「他們在越戰時經歷過很多慘事,他們在那邊的生活並不如意,所以教會安排他們到美國定居。他們承受了很多傷痛,所以他們是一個非常堅強,意志力很堅定的民族。」

奇連伊士活希望在《驅.逐》儘量真實地描寫赫蒙族人,所以便找來一班赫蒙族演員來參演,不過原來荷里活並沒有很多赫蒙族的演員。於是,負責選角的人員便在網上尋找赫蒙族的社群,又在各大城市派傳單招攬演員。

為了令電影更加真實,製作人員深入赫蒙人的社區,在那裡學習他們的文化和生活方式,又聘用了一位赫蒙文化專家作為與赫蒙族人溝通的橋樑。奇連伊士活這部電影的消息很快便傳揚開去,赫蒙族人都對此感到很興奮,於是很快便集合了過百盒試鏡的影帶。

在過百位候選者當中,奇連伊士活選了十六歲的比旺飾演主角泰奧。他本來沒甚麼演戲經驗,起初對電影亦很感陌生。不過,比旺很快便融入電影之中,對導演低調的拍攝方式亦很感舒服。比旺表示:「我小時候會看奇連伊士活的牛仔片和其他電影,例如《Dirty Harry》,但我沒想過我會真與他碰面。奇連伊士活喜歡自然的風格,他要求寫實,他也是位好好先生,我很高興能跟他合作,我將會畢生難忘。」

演員及導演資料

奇連伊士活 Clint Eastwood

奇連伊士活最近與安祖蓮娜祖莉拍攝了電影《換命謊言》,講述一宗1928年發生的綁架事件。電影被提名候選康城影展的金棕櫚獎,並贏得一個特別獎項。

在2007年,奇連伊士活憑《硫磺島戰書》得到最佳導演及最佳電影兩項奧斯卡提名,電影從日本人的角度,講述二戰時期著名的硫磺島戰役。該片贏得金球獎及影評人之選大獎的最佳外語電影獎,並得到世界多個影評人組織的獎項。這部電影是奇連伊士活另一部電影《戰火旗跡》的姊妹作。

2005年,奇連伊士活憑《擊情》贏得奧斯卡最佳電影及最佳導演獎,並獲得一個最佳男主角的提名。主演該片的希拉莉絲韻及摩根費曼分別得到最佳女主角和最佳男配角獎,該片另外還得到最佳改編劇本和最佳剪接的提名。

奇連伊士活好評載道的劇情片《懸河殺機》,2003年在康城影展首映,得到金棕櫚獎的提名,後來又得到六個奧斯卡獎項的提名,包括最佳電影及最佳導演獎。辛潘及添羅賓斯分別憑本片得到最佳男主角及最佳男配角獎。

1993年,奇連伊士活挑戰傳統西部片的作品《豪情蓋天》,得到九項奧斯卡獎項提名,最終贏得最佳電影及最佳導演獎。該片更為珍克曼贏得最佳男配角獎及最佳剪接獎。導演本人在1995年得到 Irving Thalberg 紀念獎。

奇連伊士活一生參演過無數經典電影,執導的作品亦在全世界多個影展中揚威。除了上述的 Irving Thalberg 紀念獎外,奇連伊士活還得過許多終身成就獎,包括美國導演協會、美國監製協會、電影演員協會、美國電影學會、林肯中心電影組織、法國電影組織、威尼斯影展等等多個團體頒獎的致敬獎項。

Related posts

One thought on “《驅.逐》3月12日鐵漢無戾”

  1. 昨晚睇了這部片.....好睇.....動作場面不算多....夠低調......處男神父padre的角色也有作用.....其實walt真係好傳統既man形象......玩車開槍講粗口教人溝女飲啤酒.....佢同越南仔蜘蛛幫既分別係唔大蝦細.....唔人多蝦人少......唔欺負人......應該話係唔理人.....live and let live.....轉入香港處境當邊青童黨社工片唔知會點.......不過邊青童黨應該唔知有部咁既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