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痛的「嫁」期》3月5日刻骨銘心

《沉默的羔羊》《費城故事》導演祖南頓狄米作品
荷里活當紅女星安妮夏菲維突破性演出

橫掃七大影評人協會「最佳女主角」
榮獲第81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提名

愛與痛的「嫁」期 Rachel Getting Married
3月5日 刻骨銘心

離家已久的金(安妮夏菲維 飾)與家人關係疏離,又因染有毒癮,十年來不停進出療養院,似乎已與家人劃清界線的她,為了參加姐姐麗素(露絲瑪莉狄維 飾)的婚禮而回家一趟,但她的歸來就有如一場風暴,掀起了一連串的衝突、矛盾與危機。

一對新人大排筵席,邀請各方親友參與結婚派對,但在歌舞昇平背後,金尖酸刻薄的言語和態度以及突如其來的火爆行為,就像催化劑般,激起了在這個表面看似和諧的家庭一些不足為外人道的悲痛過去、無法放下的芥蒂、和揮之不去的悔恨……

這位自稱是天生破壞王的壞女孩,這次回家是為了拖挎姐姐的婚禮,還是修補與家人的關係?一個婚禮,一場風暴,令這家人坦誠地面對過去、勇敢地尋求寬恕,經歷一次愛與痛的洗禮。

這不是你的家庭 但你的家庭也許就是如此

沒有甚麼關係比血緣來得緊密,但我們對待家人,往往比對待外人都來得率直甚至暴戾,這也許是因為只有親屬關係才堅固得能抵禦各種侮辱和傷害,我們不能忘記親人曾傷害自己的說話或行為,但同樣地,我們亦永遠不會忘記怎樣愛著對方---即使當中存在著污點與苦痛——這種不完美的愛仍然是愛。《愛與痛的「嫁」期》就把這種愛與痛的矛盾刻劃得淋漓盡致。

單看英文片名《Rachel Getting Married》,可能會以為這是個關於 Rachel 的故事,但這套以家庭影片方式拍攝的電影,其實是以金為中心,講述她因姐姐麗素結婚,而從戒毒療養院回家參與婚禮。金其實很想為姐姐高興和送上祝福,但到頭來卻擺出一副破壞者的姿態,她到處煽風點火,背後的原因要追溯這個家庭一些悲痛的前塵往事;一段所有人都避而不談、怯於面對的過去。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金的家庭表面看似和諧融洽,其實一直蘊藏著很多沒有人敢去面對的問題。金年少時已染上毒癮,更在一次交通意外中目睹幼弟喪命,她一直懊悔自己間接害死弟弟,整個家庭亦因此事承受著無比的傷痛,其後她的父母離異,令這個家不再完整,金的悔疚感亦是她與家庭疏離的主要原因。

金離家已久,這次返回家中,令她憶起過去不愉快的經歷,勾起了強烈的罪疚感,雖然身在家中,但她卻感到非常不安。過份的自責與長久的疏離,令她自覺沒法再獲親人接受和原諒,但同時她卻極度渴望能重獲家人的愛與寬恕,希望能在家裏爭一席位,再被接納。她的內心充滿矛盾和掙扎,她努力地融入家庭,但內心的不安又令她不由自主地對家人作出一些傷害性的言語和行為。

金經常語帶譏諷,動輒與人惡言相向,多次與家人發生爭執,麗素更一度不想她現身自己的婚禮。在衝突之中,各人才發覺原來大家心中都有放不下的芥蒂,往事揮之不去,寬恕談何容易,尤其當大家從沒勇敢地面對過去,只是避而不談,問題根本一直沒有解決。在麗素的婚禮上,埋藏在這個家庭多年的問題一一被勾起,各人在互相傷害的痛楚中,嘗試尋找寬恕的勇氣,尋找愛的所在。

家庭影片式拍攝 無綵排即興演出

曾拍過《沉默的羔羊》和《費城故事》的金像導演祖南頓狄米( Jonathan Demme ),說有一天薜尼盧密( Sidney Lumet )建議他看看其女兒珍妮露美( Jenny Lumet )寫的劇本,他看後非常欣賞珍妮筆下富有真實感的人物,故事寫實地帶有痛苦又有幽默感:「她不會刻意去塑造一些可愛的人物,我欣賞故事角色的缺點和真性情,我覺得可以把它拍成電影,亦希望電影可以像她的劇本一樣,雖然沒有刻意煽動讀者的情緒,但讀者卻會不期然代入這個問題家庭,關心故事裏每個人物身上發生的事情。」

祖南頓決定沿用他拍紀錄片《卡特的心靈雞湯》( Jimmy Carter Man from Plains )的方法,以家庭影片方式拍攝《愛與痛的「嫁」期》,因此在開拍前他們從不綵排,所有演員都是即興演出,亦不會知道自己何時入鏡,總之一聽到「action」就進入狀態,以最自然的方式演出。

祖南頓說,珍妮把劇本寫得簡化,因此在拍攝過程中,各人都有很自由的發揮空間:「如劇本寫了麗素的未婚夫向她唱歌求婚,但沒有寫麗素答允他的,我叫演員自由發揮,用自己的方法帶領我們經歷一個完滿的婚禮,所以麗素的宣言是由演員露絲瑪莉狄維臨場構想出來。另外,我請了一直很想合作的演員及詩人謝福源(Beau Sia),在晚餐和婚禮上擔任有點喧賓奪主的司儀諾文( Norman ),這個角色是在拍攝時才加上去的。」

棄用傳統配樂 音樂人現場即興演奏

電影中,麗素在家裏舉行盛大的婚宴派對,親友成群,載歌載舞,導演說:「我想拍出一個美好而又真實的婚禮,所以沒有刻意去選角,只是邀請一些我認識的人來參與演出,參與這個『婚禮』,他們全都是在拍攝期間才慢慢去認識其他人,這就像現實中的婚禮,男家女家的各方親友聚首一堂,再逐一認識對方。」

導演更請來一班音樂人在現場即興演奏歌唱,讓電影不需要在後期製作加入配樂。他說:「我一直希望不需要用傳統的配樂,拍這電影時我想起金的父親是個音樂人,麗素的丈夫是唱片監製,因此他們的親友中自然有出色的音樂人,眾人聚在一起在不同的地方,如客廳、露台、花園、隔壁房間等無時無刻玩音樂,亦非常合理。」

即興演出其實亦非易事,如安妮夏菲維在拍攝其中一場戲時,被門外的音樂分散了注意力,無法演出要向導演求助,導演便對她說:「那麼你就用金的方式去解決吧。」結果便有了她在窗口向樂手大聲呼喝的一幕,即興得來又完全符合角色的性格。

安妮說:「我們不會知道鏡頭何時對著自己,所以無時無刻都要非常集中,要隨時進入狀態代入角色,去聆聽及留意身邊發生的事,作出適當反應;這正如電影傳達的重點——活在當下,懂得愛與溝通。我們在拍攝過程很能體會這幾點。」

安妮夏菲維演技大突破 飾演吸毒惡女

安妮夏菲維( Anne Hathaway )一向予人的感覺都是溫文優雅的美女,以往演出的角色亦很切合她的形象,由《走佬俏公主》中的烏龍公主、《珍奧斯汀少女日記》中的文藝作家、《穿PRADA 的惡魔》中的純情少女,到近期在《特務S嘜》中演醒目特工,雖然各有千秋,但都是亮麗可人的角色,可是在《愛與痛的「嫁」期》中,她卻一反以往形象,飾演染有毒癮、性格暴戾的惡女。

安妮亦說金這個角色並不可愛,性格上有很多缺點,但她非常欣賞金的率直和誠實。金是個麻煩人物,自稱是破壞王、大災星,經常出言不遜,她對家人的說話和行為都帶攻擊及傷害性,但事實上她深愛家人,亦希望被愛、希望得到寬恕和接納。

這個被往事困擾、受盡悔疚感折磨、外在強悍但心靈脆弱的複雜角色,是安妮演藝事業中的一大突破,她細膩自然的演繹,讓她在多個頒獎禮上吐氣揚眉,至今己奪得美國七大影評人協會的「最佳女主角」,更榮獲奧斯卡金像獎及金球獎「最佳女主角」提名等等。

金像導演祖南頓狄米

美國籍導演祖南頓狄米( Jonathan Demme )一向醉心拍攝紀錄片,現在正製作一部關於新奧爾良風災過後的紀錄片《Right to Return: New Home Movies From the Lower 9th Ward》,除紀錄片外,他已拍過逾27部電影,當中著名的有91年的《沉默的羔羊》( The Silence of the Lambs ),和93年的《費城故事》( Philadelphia )。

祖南頓的電影曾獲20個奧斯卡金像獎提名,當中《沉默的羔羊》獲得5個奧斯卡金像獎,包括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及最佳改編劇本,而在《費城故事》中,湯漢斯亦獲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主角。

這次拍攝《愛與痛的「嫁」期》,亦獲得多項殊榮及提名,以家庭影片的紀錄式拍攝手法,拍出家庭中的矛盾、以及那種令人傷痛亦令人喜悅的不完美的愛,赤裸寫實得震撼人心。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