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片介紹:《地球停轉日》12月11日末日啟動

《22世紀殺人網絡》奇洛李維斯 Keanu Reeves 突破科幻魅力
《魔戒三部曲》《King Kong》金像特效公司 WETA

主宰地球命運 一直另有其「人」
逃得出明日之後 避不過這刻來臨……

地球停轉日 The Day The Earth Stood Still
12月11日 末日啟動

由「二十世紀霍士影片」榮譽發行、2008壓軸科幻災難特技片霸──《地球停轉日》,由《22世紀殺人網絡》巨星奇洛李維斯( Keanu Reeves ),聯同《有你終生美麗》金像女星珍妮花康納莉( Jennifer Connelly )及《尋找快樂的故事》天才童星積頓史密夫( Jaden Smith )施展渾身解數落力參演。此片重新演繹自1951年勇奪「金球獎」的科幻經典鉅獻,奇洛李維斯飾演一名與眾不同的外星人,他意外地闖進地球,一舉一動惹來政府高度注視,爆發連場不可收拾的動亂!這時候他結識了兩名地球人,並展開一段令觀眾感動無限的友誼和真愛。

外星人 Klaatu(奇洛李維斯 飾演)到訪地球警告人類即將面臨災難。當 Klaatu 意圖召集國各領袖會面時,竟被美國官員敵視,此時著名科學家 Helen(珍妮花康納莉 飾演)及她的繼子(積頓史密夫 飾演)作出援手,才發現事件的因果千絲萬縷。這對母子竭盡所能警醒人類自救,但可惜為時已晚……因為末日已經開始啟動!

原版──石破天驚的科幻革命

人類一直對外星生命充滿好奇,長久以來科幻片不僅只一種娛樂,也反映了我們對外星人的疑問、期望及恐懼。在影史上云云眾多的科幻經典中,1951年的《The Day The Earth Stood Still》可真正稱之為石破天驚,影響後世無數影迷、作家及電影人。這齣由傳奇導演 Robert Wise 執導的傑作,講述帶著善意、外貌與我們無異的外星人 Klaatu 乘飛碟降落華盛頓,希望向各國領袖傳達一個訊息︰人類正互相仇殺自取滅亡,情況影響到宇宙其他族類的存亡。在同行的巨形機械人 Gort 的保護下,Klaatu 逃離軍方的捉拿,並融入人類的生活文化,後來他與一對孤兒寡婦結成朋友,透過這段友誼 Klaatu 了解到人類好戰的本性,最後他決定要以災難性的手段,迫人類作出自省。

這齣電影的革命性,除了是片中的外星人、太空船及機械人均意念嶄新外,還有是對當時美蘇冷戰的大膽比喻,新版監製 Erwin Stoff 解釋︰「五十年代美國的科幻作品,大都表現了西方對共產主義陣營的恐懼。故事中的天外來客,往往是在影射共產黨。《The Day the Earth Stood Still》出色之處,是它反而去宣揚世界大同,指出我們的恐懼其實是來自戰爭。」影片另一個獨特之處,是其敘事的角度,Erwin 補充︰「它以一個外星人的角度去講故事︰大家在銀幕上經常見到外星人,但卻很少見到外星人竟是我們自己。」

構思12年 主旨歷久彌新

Erwin Stoff 本身也是奇洛李維斯的經理人,二人合作超過20年,自從94年的《生死時速》( Speed )橫掃全球後,他已有翻拍《The Day the Earth Stood Still》的念頭,Erwin 回憶︰「某次我會見二十世紀霍士影片的高層時,見到辦公室掛上了影片的海報,於是我跟他們說『忘記我之前想拍的東西吧!我們應該翻拍《The Day the Earth Stood Still》,找奇洛做主角』這個意念簡直一流,但因為某些原因,要12年後我們才拍得成。」

今次由編劇 David Scarpa 及導演史葛大衛遜( Scott Derrickson )打造的新版,最大分別是將主題由冷戰轉移到地球環境上,史葛表示︰「我是原版的超級粉絲,無論在特效、故事以至講故事的方法上,該片的在當時來說可謂非常前衛,問題是大部份現代觀眾都未有機會欣賞過,因此我覺得這個故事是值得去講多一次的。」

Erwin 則說︰「影片的主旨在今天仍然歷久彌新,人類仍繼續在自取滅亡,我們所面對的危機絕不下於冷戰時代。」身為男主角的奇洛也有同樣的見解︰「再重新構想新版時,我們關注到人類的生活方式,正為地球帶來災難性的後果。我覺得這齣電影是一種回應,像一面鏡子般讓我們反省與大自然的關係。」

巧合的是曾奪過屆奧斯卡的原版導演 Robert Wise,原來是史葛的恩師,他在05年逝世前,在某次晚飯上曾給這位愛徒一點建議,史葛回想︰「他告訴我有興趣拍類型片的話,第一齣最好拍恐怖片,因為最能表現一個導演的才華,這番說話導致我去拍《恐怖靈訊》( The Exorcism of Emily Rose ),但我從沒想過會翻拍他的《The Day the Earth Stood Still》。」監製 Erwin 正是看了《恐怖靈訊》之後,覺得史葛這位新晉導演在處理懸疑的手法上非常獨到,是執導《地球停轉日》的最佳人選。

殲滅地球 能否逃出災難一劫?

Klaatu 曾聲稱要滅絕人類,片中一班主角也未必及時制止他引發的大災難阻止地球停轉,但跟原版一樣,故事到最後仍帶出一份樂觀的精神,奇洛指︰「影片刻劃了人性的正面,當遇上危難時,我們往往能團體一致。」Kathy 則說︰「我希望觀眾會理解到這不單是『我們』的地球,我們要好好照顧它留給下一代。」

史葛總結︰「Klaatu 目睹人類最好及最壞的一面,他了解到我們有極大的求存能力,有能力作出改變控制命運,儘管當中或要付出痛苦的代價。如果影片能夠激發討論及深思,當然最為理想;但我也希望觀眾能夠在電影片,好好享受這齣刺激及感人的科幻懸疑之作。」

特技效果破天荒 超科幻水準傑作

要將《地球停轉日》這個構想龐大的故事提升到現代,最大挑戰莫過於是將三項重點科幻元素──Klaatu 的太空船、Klaatu現身時的形態,以及巨型機械人 Gort──以今日的視野重新展現。製片人早已預計過程要運用大量電腦特技,但他們卻希望在美術設計上能貫徹原版簡單的精神,以真實感為大前提,儘管減低科幻的味道,史葛表示︰「外星人經過六十年的進化,他們的科技應該以有機及生化為本,而並非昔日冷冰冰的金屬太空飛碟及機械人。」

發光原型 破繭而出

為打造 Klaatu 化身成人類前原型,特效總監 Jeffrey Okun 及設計師 David Brisbin 絞盡腦汁,幸好奇洛提出了不少可能性,眾人均同意外星人未必一定如我們般有手有腳,甚至可能沒有實質形態,最終製片人一致決定 Klaatu 的真身是一具發光體。那麼當他降落地球時,會穿甚麼樣的太空衣?Jeffrey 認為︰「我們經常見到三尖八角的外星人,那或者並非他們的肉身,而是一具像皮膚的太空衣,穿來適應地球環境。根據這個靈感,我們將 Klaatu 的太空衣設計成一具培育器,其後他將會破繭而出,以人形示人。」Jeffrey 所講的培育器,是一具灰色蟲形肉囊,製作人員利用塑膠及矽等材料製成這個七呎長的道具,在加上後期 CGI 特效,呈現出 Klaatu 破繭而出的過程。

巨型球體太空船

Klaatu 的新太空船概念同樣前衛,早在撰寫劇本時史葛已將太空船的構想成一個300呎高的巨型球體,但它並非一輛交通工具,而是一座用來穿越時空的轉移器,問題是要將這個意念搬上銀幕,所牽涉的過程極為艱鉅。Jeffrey 指出︰「我們以分子、水滴的表面質感作為參考,問題是 Klaatu 怎樣走出來?太空船會像原版般伸一條通道嗎?觸摸其表面時會發生甚麼事?要考慮以上種種是一件嘔心瀝血的事。」

事實上這個球體太空船會在故事中變成不同的體積,當它超巨型的時候當然要依賴 CGI 來繒畫,但如果是九呎或以下的話,劇組會利用道具模型來拍攝。負責製作球體模型的加拿大公司 Custom Plastics,一向為迪士尼樂園提供這方面的產品,但由於這批球體模型每個可以重達700鎊,而且十分易碎,因此運送及組合時極為困難,另外工作人員打燈時也要格外留神,避免球體模型被高溫融化。

機械守護神 向原版致敬

至於 Klaatu 的守護神(同時也是外星人用來催毀地球的致命武器)巨型機構人 Gort,在新版中也以全新造型跟觀眾見面。原版中的 Gort 會自動對付外來攻擊,利用頭上發射的死光將敵人的武器、甚至身體蒸發,它同時具有令起死回生 Klaatu 的功能。當年的 Gort 雖然是由一位7呎高的演員穿起銀色塑膠衣扮演,但其未來設計已算走在時代尖端。

起初製片人希望為廿一世紀的 Gort 打造一個全新形象,可是經過多番構思仍未能達至完美,David 解釋︰「我們想 Gort 脫離機械人的外形,考慮過將它變成動物的模樣,例如一條魚、一個貝殼等等。後來它的設計愈來愈似其他電影中的異形,有些相貌非常恐怖,一些則妙想天開,但沒有一款合乎情理。」他們認為 Gort 能夠成為銀幕上的經典角色,全靠其簡單的設計──其牢不可破的堅硬驅殼、冰冷而無感情的線條,正是令觀眾最為喪膽之處。

史葛說︰「你永遠不知 Gort 在想甚麼,那正是它最迷人的地,於是我們依照原版 Gort 為藍本重新構思,作為一種致敬。」新版的 Gort 主要由負責過《魔戒》及《King Kong》的紐西蘭金像特效公司 Weta Digital 用電腦繪製,它擁有28呎高的反光外殼,並用上動態捕捉處理其動作,營造一種液態流動的力量,在故事中 Gort 更變成無堅不催、無所不能。

視覺效果 一絲不苟

《地球停轉日》於2007年1月在溫哥華正式開鏡,利用當地的戶外環境取代故事中的紐約,由於當時正值寒冬,正切合劇中眾多下雪、暴雨及濃霧的場面。但天氣實在難以預測,結果好幾幕戲還是要到片廠內搭景拍攝,方面控制燈光、色調以及特效。

這些幾可亂真的片廠場景,全靠美術指導 David Brisbin 炮製,當中包括森林、沼澤以及一道雪山脈。令這些場景在銀幕上活靈活現,攝影師 David Tattersall 及其燈光團隊功不可沒。導演史葛對影片攝影要求極高,堅持寫實之餘同時要有強烈的戲劇效果。今次他堅持用上傳統菲林拍攝,並以灰色及橙色來貫穿整齣戲營造懸疑。他也利用特別的沖灑技術,令畫面對比度減低,達至一種含蓄、粉色調的氣氛。史葛總結︰「我們的取向是老式經典荷里活攝影,加上最嶄新的電腦特效科技。」

意念創新 地球受惠 首齣環保製作電影

由於二十世紀霍士影片已答應在2010年成為低廢氣排放企業,所以他們決定將《地球停轉日》作為公司的首齣環保製作。以往製作電影,美指部門定必會用上大量紙張,尤其是在拍攝外景照之上,最後會製造出堆積如山的廢紙。今次美指一改傳統做法,將照片放上一個網頁,讓各部門人員參考,大大減低了紙張的浪費。搭建佈景時,劇組會儘量利用可循環再造、或可天然分解的材料。另外片中所有木材,均由可持續經營樹林( Sustainably-managed forests )提供。

服裝設計師 Tish Monaghan 也棄用一貫表印或影保麗萊相片的方法,改為利用數碼相機記錄戲服試身圖像。製作戲服時也儘量利用環保布料及染料,並將慣常會棄掉的衣物袋及衣架循環再用。拍攝完畢後,所有戲服均送到霍士保存,留為日後其他電影製作使用,或是捐往慈善庇護中心給有需要的人士。

運輸方面片場所用的大部份均是混燃環保車輛,所有員工亦要履行「停車熄匙」,就連電器也要用上節能產品。不過劇組人員對今次行動十分響應,他們深信拍電影也可以保護地球。

奇洛李維斯 幕前幕後大訓身

新版中外星人 Klaatu 同樣擁有人類外貌,他來臨的任務是評估人類能否作出改變,停止繼續殘害地球。由於會見各國領袖的要求被拒,令 Klaatu 一開始就對人類留下了負面印象,而其冰冷的外表亦令人類感到毛骨悚然。奇洛說︰「我希望把 Klaatu 演得客觀一點,他予人一種被壓制的感覺,事實上他只是一個人形軀殼,外星人的真身藏在裹面。不過 Klaatu 開始跟人類接觸之後,感想有所改變,對人類逐漸改觀。」拍攝期間奇洛苦心惴摸角色變化,演得入木三分,飾演國防部長的金像影后級人馬 Kathy Bates 說︰「有場倒戲奇洛把我嚇得魂飛魄散,他的眼睛不知何顧變成黑色,那一刻神奇極了,他完全把自己代入了一個非人角色,我永遠都不會忘記。」Erwin 則概括︰「奇洛的演技可以同時表現出冷漠及樂觀,這點是演 Klaatu 最重要、最無可取代的特質。」

擔演之外,奇洛也積極參與劇本創作過程,尤其是角色與遇上一對人類母子後的轉變,史葛說︰「奇洛從早期籌備已開始參與,他與我及 David 花幾了幾星期,逐劇戲逐句對白去檢討劇本,他會質問︰『這句對白有甚麼意義?應該怎樣去表達?』以加強故事的可信性及張力,奇洛實在很認真。」

珍妮花康納莉 智慧與良心象徵

Klaatu對人類的改觀,來自他跟太空生物學家 Helen Benson 的相交開始。Helen 是 Klaatu 到達後首位接觸的人類,也是協助政府應付這次事件的多位科學家之一,史葛解釋︰「我希望 Helen 站在觀眾的立場,她要作出道德上的決擇,身為科學家她也自覺有極大的責任去處理事件。」當美國國防部長推翻科學協議,將 Klaatu 霸佔並押到高度設防軍事基地作隔離及盤問時,Helen 良心出現掙扎,發自內心的憐憫及希望使她協助 Klaatu 逃離拘禁。

飾演 Helen 的珍妮花康納莉表示︰「對我來說 Helen 與原版中 Patricia Neal 飾演的角色有很大出入,她對於事情有很大的使命感,也是 Klaatu 理解人性的重要對象。」製片人認為身為奧斯卡得主、慣演智慧型女性的珍妮花是角色的不二之選,正如銀幕上的形象一樣,珍妮花在演出的過程中認真、投入,得到奇洛等一眾同片拍檔讚許。為了令此角色更具說服力,劇組請來加州SETI太空學院的高級天文學家 Seth Shostak 擔任顧問,讓片中的細節更貼近科學現實。

積頓史密夫 遺傳天才演技

當 Klaatu 正準備發動一場全球大災難時,他從 Helen 及養子 Jacob 的關係上,觀察到人類未必無可救藥。Helen 的丈夫——也是Jacob的爸爸在不久前過身,令到這名女科學家與反叛的11歲男痛悲痛莫名。當 Helen 試圖安撫 Jacob 時反而得出了反效果,Klaatu 的出現卻形成了個緩衝角色。跟原版一樣,三人的關係成為了故事的靈魂。

新版中飾演 Jacob 的,正是荷里活巨星韋史密夫( Will Smith )的兒子積頓史密夫,前年這對父子檔合演《尋找快樂的故事》( The Pursuit of Happyness ),年紀輕輕的積頓技驚四座,他對今次片中角色也別有一番見解,積頓說︰「Jacob 有時很刻薄,他對自己的感情不甚了解,也不明白這個男人突然會纏著他媽媽。Jacob 的性格跟我本人南轅北轍,因此演起來好難。」

監製 Erwin 表示新版的其中一個優勢,是在 Jacob 的選角上很富彈性,可以起用不同種族的小演員,而積頓不單天才橫溢,更是時下少年的寫照。史葛更大讚積頓極富演員天賦︰「比起一般童星,積頓的演繹往往可以超越劇本及導演的指示,流露出驚人的說服力。這是積頓與生俱來的感應,所以他在拍攝期間為我們帶來了不少靈感。」當年積頓媽咪珍達聘琦( Jada Pinkett Smith )在拍攝兩齣《22世紀殺人網絡》續集時,已帶過他到片場跟奇洛見面,二人更因酷愛空手道而份外投緣,奇洛盛讚積頓遺傳了父母的天份,奇洛稱︰「積頓有幾幕戲要演出極大的傷痛,但他勇於接受挑戰。」

影后影帝人馬坐鎮

其餘有份參演影片的角色,位位均是重量級人馬,與 Helen 站在同一陣線的諾貝爾得獎物理學家 Barnhardt 教授,就由縱橫影壇近40年、曾獲英國電影學院影帝的寶級笑匠 John Cleese 扮演。John 近年參演《鐵金剛》及《哈利波特》等人氣系列為觀眾所熟悉,片中他雖然只有一場戲,但對故事起到極大關鍵,就是說服 Klaatu 給人類一次機會。John 說這短短一幕,演起來絕不輕易︰「最困難是扮專家,還要很熟練地寫出一條複雜的數學程式,我要小心記低一大堆毫無意義的符號。」

飾演國防部長 Regina Jackson 的 Kathy Bates,早年曾憑《危情十日》( Misery )榮膺奧斯卡影后,其強悍的形象與片中的角色不謀而合。雖然 Kathy 只參演了兩星期,但其專業及爽直的態度不時令劇組人員敬又畏,有幾次她甚至要導演先將戲份演一次來給她參考,令史葛大為緊張。原來今次是 Kathy 從影以來首度演出科幻片,她說︰「Klaatu 毀壞了國防衛星硬闖美國領空,因此 Regina 對位外星來客不懷好意。對我來說最大的挑戰,是要忍住笑介紹自己是國防部長。幸好我們有一位很幫手的顧問,教導我官員應有儀態,令我完全可以自信地投入故事中的世界。」

至於領導危難小組的科學家 Dr. Michael Granier,則由憑劇集《廣告狂人》( Mad Men )成為今年金球視帝的 Jon Hamm 扮演,他如此形容角色︰「Michael 處於兩難,一方面他對這位外星人充滿好奇,但職責所限他要壓制甚至殺死 Klaatu。最後他自告奮勇,陪伴 Helen 與 Klaatu 作最後對質。」Jon 同樣對對白中大量的科學詞彙感到頭痛︰「雖然我自己是個數學及科學迷,但要急口令般講出一大堆專有名詞,同時要表現出那種世界末日的情緒,實在很困難。」

演員介紹

奇洛李維斯 Keanu Reeves

生於 1964 年的奇洛,童年時在加拿大成長,早在9歲他已開始入行拍廣告及演戲,憑著俊俏的外貌,他成為了90年代初最受注目的年輕男星,94年的《生死時速》(Speed) 更令他成為家傳戶曉的名字,99年的《22世紀殺人網絡》( The Matrix )三部曲更奠定其荷里活一哥地位,也憑該片成為史上最高片酬收入的男演員。奇洛的其他作代表作還有《終極豪情》( Point Break )、《不羈的天空》( My Own Private Idaho )、《追魂交易》( Devil's Advocate )、《玩轉男人心》( Something Gotta Give )及《魔間行者》( Constantine )等。

珍妮花康納莉 Jennifer Connelly

生於 1970 年的珍妮花是童星出身,86年她與大衛寶兒合演《魔幻迷宮》( Labyrinth )而一鳴驚人。一直擅演玉女及智慧型女性的她在00年一改戲路,在《迷上癮》( Requiem for a Dream )中一改戲路扮演癮君子,01年的《有你終生美麗》( A Beautiful Mind )更令她橫掃奧斯卡、金球獎、BAFTA獎、美國電影學院獎及美國影評家之選獎。珍妮花較為人熟悉的作品還有李安的《變形俠醫》( The Hulk )、《雨夜閃靈》( Dark Water )、以及早前與里安納度狄卡比奧主演的《血鑽》( The Blood Diamond )等。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