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片介紹:《太空奇兵.威E》7月24日笑住出發

比《反斗奇兵》更爆笑 比《海底奇兵》更驚險
動畫王國「彼思」 最新玩轉宇宙大計劃

太空奇兵.威E WALL-E
7月24日 笑住出發


《五星級大鼠》、《超人特攻隊》、《海底奇兵》…,迪士尼.彼思每次出擊,均成功為觀眾創造無限驚喜,每次的動畫鉅製都是影迷每年最期待的盛事!由1995年至今,迪士尼.彼思先後推出8部長篇動畫電影,累積全球票房達43億美元的驚人數字。而最近期推出的《五星級大鼠》( Ratatouille ),更是2007最佳口碑的電影,票房出色之餘更赢得奧斯卡最佳動畫,叫好又叫座。

今年暑假,迪士尼和彼思的第9部作品,再度力求突破,以最具野心的創意和最頂尖的電腦特技,向外太空進發,玩轉宇宙,再闖高峰!

由金像得主《海底奇兵》導演安德魯史丹頓( Andrew Stanton )執導的《太空奇兵.威E》,將會是迪士尼/彼思有史以來最大型的動畫製作,故事設定於距今800年後的地球,主角是一隻可愛趣怪的機械人威E,在浩瀚宇宙展開一段奇妙刺激的歷險!過往的海底世界、超人世界、巴黎美食世界,在迪士尼/彼思高手下玩得出神入化,這次結合未來色彩、科幻元素,在無邊無際的宇宙空間自由發揮,肯定比任何前作,更加超越想像,更多好玩笑料,前所未見的創意再一次令觀眾驚嘆叫絕!

一架寂寞難耐、心思思想去愛的舊款機械人,邂逅最先進尖端的新型號,一齊衝出太空,結識一大堆神神化化的問題壞腦機械仔,七手八腳、雞手鴨腳執行牽涉人類的終極任務!

反轉宇宙計劃高瞻遠足
勢將震撼全世界

《太空奇兵.威E》尚未正式上映,僅在美國舉行過寥寥數次的優先試映場,但已經引起前所未見的迴響,只要大家在網上或各界媒體稍作搜尋,便能發現全部影評均讚口不絕,認為其無論在動畫史上、還是電影史上,均是一個開創新紀元的里程碑。

隨著電影越來越接近公映日期,各大權威報章、電影雜誌、電視節目對《太空奇兵.威E》的評價將陸續出現,而無論是迪士尼電影公司本身,或是普羅大眾、電影從業員等,均充滿信心,認為其超卓的視野、超前的構思、大膽破格的演繹手法,將可獲得比任何一部迪士尼/彼思前作更出色的口碑!

「威E是電影史上最令人喜愛的機械人!」
- The Insider

「彼思動畫史上最大膽嘗試,觀眾成為大赢家。
史詩式的科幻、愛情、喜劇、歷險故事。」
- Time

「精彩程度已非地球標準可以衡量!」
- Hollywood.com

「魅力四射、充滿智慧、即有趣又感人!」
- Access Hollywood

「不能置信的精彩,有如一個展現未來的神話故事!」
- Harry Knowles

「大師級傑作!
以最少對白引發最大創意」
- Nordling

「影像無與倫比!
單是畫面的壯觀程度已令人感動得流下熱淚」
- The Abstruse One

「高瞻遠矚、感人肺腑、精彩絕倫、不容錯過、
扣人心弦、浪漫溫馨、目不暇給、難以置信、經典之作!
彼思歷來最出色作品!」
- John Gholson

相隔700年代溝 2代型號終於邂逅
一個軟 一個硬 反轉星河救地球

身為地球上最後一名「廢物整理機械人—地球型號」的威E,在全人類大遷徙到宇宙後,獨自執垃圾執足700年,忽然遇上從太空回到地球探測生命反應的最新型號「外太空植物評估機械人」伊芙。

威E看見款式新穎、功能齊全、外型又美觀的伊芙,電子板製造的內心也閃出浪漫火花!可是伊芙轉眼就要回歸太空,威E決定離開堅守了700年的地球,緊隨伊芙衝出銀河系,經歷一次玩轉宇宙大冒險!

威E跟隨伊芙登上宇宙船艾森號,發現原來人類離開後,一直都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返回地球,而伊芙就是用來尋找地球生命反應。正當艾森號的船長以為可以重返地球,船上主電腦卻忽然玩變臉,囚禁全船人類,更要將所有阻頭阻勢的機械人變廢鐵!被群起追捕的威E和伊芙,結識了一群short short地的壞機,一起誤打誤撞玩轉無邊宇宙,七手八腳、雞手鴨腳解救全人類!

反轉宇宙太空奇兵逐個數

威E (WALL-E)

「廢物整理機械人—地球型號」威E (Waste Allocation Load Lifter Earth-Class, WALL-E),是最後一個留在地球負起清潔任務的機械人,每次可將廢物壓成一立方體。他與其他數以千計的清潔地球機械人一樣,由「幫你慳」(Buy & Large, B & L)公司製造,負責在全人類踏上太空之旅後清潔地球。不過,執垃圾執足700年後,威E開始有點小毛病。他變得很有性格,好奇心爆燈,諸事八卦,而且還會感到孤獨。除了寵物曱甴陪伴之外,他一直盡忠職守,每天處理廢物之餘,更發掘不少人工製造的有趣東西。事實上,威E在貨櫃車的家中,收收埋埋大堆寶物,例如:扭計骰、電燈泡及匙叉等。某天,威E突然想打破日常單調的生活,跟人通電,浪漫一下,藉此令生活變得多姿多采。料不到這個夢想,竟帶他衝出銀河系,經歷一次玩轉宇宙大冒險。

伊芙 (EVE)

「外太空植物評估機械人」伊芙 (Extra-terrestrial Vegetation Evaluator, EVE),是以尖端科技製造的調查機械人。她行動敏捷,可高速飛行,更配備有威力強勁的鐳射槍。太空航艦艾森號的艦長甚至稱伊芙為「調查員一號」,她是眾多被送到地球執行機密查察任務的機械人之一。威E被她深深吸引,但她卻完全漠視他的存在。一天,她因找不到植物而沮喪,就跟這個趣怪機械人玩耍了一會,豈料兩人竟因此通電。之後,他們一起衝上太空,展開一段驚險刺激之旅。

毛仔 (MO)

毛仔是「清理微生物機械人」,負責潔淨艾森號上一切被視為「外來污染物」的東西。毛仔以他的滑輪在這艘太空航艦上高速穿梭,洗刷所有碰到的不潔物件。威E登上艾森號,為毛仔帶來極大挑戰。他從未見過如威E般邋遢的機構人,令他雀躍不已。毛仔拼命想清洗威E身上沾有的污垢,他如貓追捉老鼠般追捕威E。雖然威E覺得他很討厭,但兩人最後卻成為朋友,毛仔更幫了威E不少忙。

艦長 (Captain)

艾森號是一艘載有數以萬計人類的太空航艦,艦長就是總指揮。如威E一樣過著刻板生活的艦長,常希望有機會可放一下假。他的日常工作就是跟自動導航員檢查及再檢查艾森號的運作。當他從伊芙身上找到新啟示,他終於鼓起勇氣做一個真正領袖,帶人類走向全新領域。

自動駕駛員 (AUTO)

自動駕駛員是精密程式機械人,已駕駛著艾森號穿梭太空700年。他的程式是按照太空航艦駕駛盤而設定,個性冷靜,機動化及對艦長盡忠職守。自動駕駛員預設有一個不為人知的隱蔽指令,而他會不惜一切全力執行,甚至不理對艾森號上所有人會造成嚴重後果。

4號仔 (GO-4)

4號仔是艾森號上首名機械人,由壓縮空氣驅動,頭上裝有警報燈。他跟自動導航員有秘密連繫,全力執行一個錯誤指令。

壞機 (Reject Bots)

艾森號上充滿各式各樣擁有不可思議功能的機械人,務求令乘客享受一個豪華舒適的旅程。不過,就算是數百年後,機器依然會出毛病。失控的機械人會被送到維修部及套上紅色防護罩。威E跟這些無人理會的壞機結成朋友,其中有令客人變得更醜的美容師「阿靚」、噴出塵埃的吸塵機「吸塵仔」及陰天打開晴天合上的太陽傘「遮仔」等。這班失控機械人與威E連成一線,最終竟成為改變艾森號命運的英雄。

 

創念午餐孕育彼思連串大想頭

《太空奇兵.威E》的意念,源自1994年的一頓對動畫以至電影界影響深遠的午餐。當時,餐聽內齊集了彼思動畫的4位創作大腦――安德魯史當( Andrew Stanton )(《海底奇兵》及本片導演)、莊賴斯達( John Lasseter )(《反斗奇兵》系列、《蟲蟲特工隊》、《反斗車王》導演,彼思動畫製作室創作總監)、Pete Doctor 及 Joe Ranft(彼思動畫製作室的開國功臣、參與多部彼思作品的故事構想工作)。4人在《反斗奇兵》身上看到了希望,認為或許有機會製作另一部動畫作品,因此決定商量出下一部動畫電影的主題。

《蟲蟲特工隊》、《怪獸公司》、《海底奇兵》等,一個又一個精彩無比的意念,都在這個午餐中萌芽。

「我記得其中一個意念,是關於地球上所有生物都不再存在,只剩下一部細小的機械人留下來。當時沒有故事,就只有一個魯賓遜漂流記一般的人物。人類離開了地球,但忘記關掉最後的機械人。它並不知道原來自己已經可以停止作業,依然緊守崗位。」安德魯史當頓憶述當時的午餐。

很多年後,故事的意念開始成形「這個機械人日復日、年復年地工作,為地球處理無盡的廢物。這意念深深吸引著我。當人類只遺下最後一台機械人,那麼這台機械人定會展開一段壯觀宏大的旅程。」

安德魯史當頓表示自己深受70年代科幻電影的影響,《2001太空漫遊》、《星球大戰》、《異形》、《銀翼殺手》、《第3類接觸》等等,都讓他相信宇宙中存在其他的世界。因此,他希望自己可以親身製作一部有同樣感染力的科幻電影。

不平凡資料搜集 誘發神奇意念

彼思動畫製作室堅持「將所有物質忠實呈現」( Truth in Materials )的信念,所以作品一直堅持要將細節做到最好,充份表現出戲中一花一草一物的真實感,讓觀眾仿如置身電影內的世界。為準備《反斗奇兵》,無數玩具入侵彼思製作室;為準備《蟲蟲特工隊》,他們在彼思興建巨型昆蟲窩;以至最近的《五星級大鼠》,他們遊歷法國、美國的美食之旅,還有為一眾動畫師安排的烹飪課等等,都充份表現出他們一絲不苟但當中充滿精彩創意的精神。

今次為了準備《太空奇兵.威E》,彼思的準備工作再次讓外界大吃一驚。

  • 為了設計主角威E,一眾動畫師前往回收循環工場,觀察巨型廢物處理器和其他各種機器。
  • 購置各種機械人回彼思製作室,詳細研究。當中包括由附近警局購買一部用來偵測爆炸品的炸彈探測器。
  • 與現實中的機械人設計會面、拜訪美國太空總署 NASA 的科學家、出席機械人發展的會議,從而了解現今機械人的發展,和未來機械人的構想及可能性。
  • 為了解人類長期在無重狀態影響下的機能退化情況,特別邀請美國太空總署 NASA 專家 Jim Hicks 講解。
  • 為令充斥廢物的未來地球讓觀眾看起來充滿真實感,製作組在彼思製作室堆起一個長達6哩(相約9.6公里)的廢物世界,讓動畫師好好參考。因此,威E在戲中經過的所有地方,其實都真真正正地存在於彼思製作室的廢物世界之中。
  • 在描畫未來外太空的面貌方面,一眾畫師則大量參考了50及60年代美國太空總署 NASA 科學家的未來構想圖,還有迪士尼樂園「明日世界」的概念畫。大家熟悉的月面建築、火星城市等,都是來美國太空總署 NASA 科學家當年的構想,而迪士尼樂園「明日世界」的概念畫,則塑造出一個既繽紛又奇妙的太空世界。
  • 戲中地球以外的另外一個相當重要的場景──太空郵輪艾森號( Axiom )的設計意念,則來自多艘超級豪華郵輪,當中包括由迪士尼擁有的兩艘。
  • 為了更能表現出艾森號的毫華和璀璨感覺,大隊特別專程到賭城拉斯維加斯,參考那種浮華奪目的燈光。
  • 為營造真實拍攝的視覺效果,製作組更特別搜羅70年代中拍攝《星球大戰》所用的同款攝影機。再深入研究這部攝影機拍下的不同景物影像,研究景物通過鏡頭期間所產生的變化,將之表達在動畫電影中,令動畫在視覺感觀上更像真人電影。

前所未有的最強電影感
將電腦動畫科技大大推前

安德魯史當頓想要在《太空奇兵.威E》中做到的,不但是交待一個扣人心弦、令人入迷的故事,同時,他亦希望大大推動電腦動畫的技術發展,希望可以為觀眾創造一個前所未見的全新面貌。

一向以來,電腦動畫給人的感覺都是電腦計算出來的產物,但安德魯史當頓今次希望可以將《太空奇兵.威E》製作成一套像是由攝影師拿著真正攝影機,在現實的場景中將眼睛所見影像拍下而製成的電影。

電影界頂尖人才拔刀襄助

《太空奇兵.威E》的監製之一 Jim Morris,加入彼思前是電腦特技界舉足輕重的人物,為大導演佐治魯卡斯旗下 Lucas Digital Ltd. 的總裁,ILM (Industrial Light & Magic)亦是其屬下公司之一,所以和他合作過的大導演和各種範疇的人才多不勝數。為助安德魯史當頓達成目標,Jim Morris 特別誠邀2位電影界德高望重的大師級人馬加入製作隊伍,擔任技術顧問。

1.攝影大師,7屆奧斯卡提名得主 Roger Deakins(《2百萬奪命奇案》、《雪花高離奇命案》)

2.視覺效果大師,6屆奧斯卡得主 Dennis Muren(《星戰》系列、《奪寶奇兵》系列、《未來戰士2》、《侏羅紀公園》系列)

二人花了很多時間,向動畫師講解在真實拍攝環境中所會遇到的情況和各種技巧運用,例如鏡頭變焦時所出現的模糊現像、景物在鏡頭下出現的扭曲現像、手搖鏡( handheld camera )和靜止鏡( steady-cam shot )的運用等等。因此他們充份理解到,畫面上出現的少量瑕疵,可以令動畫電影的真實感更強。

觀眾可以在《太空奇兵.威E》中見到許多首次出現在動畫中的鏡頭效果。例如

  • 在超級市場中,威E被一大堆購物車追趕。觀眾可以見到鏡頭透過改變焦距、重新對焦等不斷追踪著威E的身影,就像是攝影師透過自己的雙眼和雙手,控制攝影機來拍攝烕E的戲份。
  • 威E在廢物場中,躲起來發洩不滿的場面。觀眾則可以看到畫面有如攝影師偷拍得來的珍貴幕後片段,大大增加幽默感和趣味。

電影當中的這些微妙的視覺觀感,當然要親身入場才能真切體會。

動畫製作創新技術—設置前期光源

除了提升製作技巧,將動畫所能呈現的電影感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外,彼思亦在《太空奇兵.威E》大大推進了製作動畫的科技。在今次的作品中,彼思創先了動畫屆先河,在著手製作每格畫面的內容前,已能釐定出讓一格畫面的主光源配置,從而能更有效地預視出影像最後將會呈現出來的面貌,大大增加畫師工作的靈活性。

在此之前,有關光源的資訊只有在工序的最後期才會加進畫面,有時會對整個畫面產生不良影響,但如今動畫師就能在很早的階段發現這些可能出現的結果。

 

威E與伊芙的誕生

在電影還在構思階段時,導演安德魯史當頓已訂下設計的方向,就是要讓戲中出現的機械人外表,盡可能呈現出死物的模樣。因為他認為:「我要讓觀眾相信他們在見證一件機器得到生命的過程。他們越能相信眼前的是一部機器,這個故事就越能吸引他們。」

為了達到這一目標,安德魯史當頓為設計隊伍和動畫師訂下了許多苛刻的條件。其中一樣最重要,亦是最令設計人員最需要克服的,是角色的動作和表情,一定要符合物理上的極限。即是說,一條直的鐵支,絕不容許因為角色的動作而拗彎,所以大家將不會見到如《反斗車王》裡的汽車可以「扭身扭勢」的畫面,亦不會看見威E身上的鐵片捲曲變成笑臉的樣子。

威E—「實用的工作機械人」

在上述的條件下,設計師開始為主角威E構思外型時,決定由功能方面開始著手。

  • 威E是專門用來整理廢物的機械人――因此他需要一個用來將廢物壓成立方體的機身。
  • 為整理滿佈地球的廢物,威E需要能在鋪滿廢物的地面上來去自如的活動能力――因此他由履帶製成的雙腳。
  • 威E的雙手,主要用途是將廢物撥入胸前的廢物處理口――因此他的雙手不需關節,只需一個可前後活動的肩關節,讓雙手可以作適量伸縮運動。
  • 不過在設計威E的樣貌時,整個團隊遇上了阻滯。一個用作處理廢物的機械人,理應不需要樣貌,甚至頭部,正如吸塵機不需要這些部件一樣。直至一天,導演安德魯在觀看一場棒球比賽,忽然發現手中所用的望遠鏡,只要稍稍調較屈曲的角度,就能得出很不同的樣貌和感覺。而望遠鏡的雙眼對於廢物處理機械人有功能上的作用,結果這就成了威E的設計。

伊芙—「簡潔高雅的先進型號」

相對於象徵著舊世代科技的威E,代表著尖端科技新世代的嶄新設計,因此設計師為她構思外型時,則著重產品設計上的美感,著重線條簡潔。

  • 為了表現出科技的進步,伊芙的設計是要以最少的器材發揮最大的效能作依據――因此伊芙的整個身驅只有4個部份:頭、身體、左手、右手。
  • 相對於威E採用履帶的舊式技術,伊芙要表現出技術層面上的躍進――因此她採用磁浮技術,可以懸浮在空中。
  • 為了表現簡潔的美感――伊芙採用潔白的顏色,而且大量運用曲線。相比於威E部件上以直線為主的線條,顯上工業技術上的進步。

結果伊芙的最後設計,就有如現今非常流行的Apple產品一樣:線條簡潔、運用令人舒適的曲線、色調力求簡潔高雅。

為機械人注入靈魂

導演安德魯史當頓希望電影的角色,能盡量表現得像真正的機器,因此他非常抗拒威E和伊芙等「口吐人言」。但要靠機器發出的電子聲音,表達出各種不同的感情,是一個非常艱鉅的任務。這時,監製之一Jim Morris再次運用他的人脈解決問題――結果他請來了曾數度獲得奧斯卡最佳音效的神壇級人物,曾為《星戰》中R2-D2製作聲音、為《奪寶奇兵》鍾斯博士的皮鞭賦與生氣、為《異形》的叫聲和噴氣聲注入靈魂的 Ben Burtt。

與佐治魯卡斯自1977年首部《星戰》開始,至今超過30年,他毅然離開原來的工作崗位加入彼思,是因為:「今次的計劃實在無比吸引,因為機械人的聲音就是本片的靈魂所在。」在加入彼思後,他更表示:「我每次和同事們開會,我都會感到無比震撼。因為這個地方竟然聚集了這麼多有才華的人,令我不禁自問到底我的工作,能否配得上他們?這成了我不斷改進的原動力。」

聲音複合技術

為了聲到導演的要求,Ben Burtt 要盡量減少這些機械角色所發出聲音中的人性原素。簡單來說,就是要務求令聲音聽起來平板而毫無感情,但另一方面,卻雖要在當中隱隱滲出角色的內心感覺,從而發揮對白的功用。

這是一個相當艱鉅的任務,幸好 Ben Burtt 也能找出當中的竅門。首先他將錄製得來的各種對白輸入電腦,再經過他本人所設計和開發的聲音分柝程式,分拆出各種不同的層次,情況就像用光譜分柝儀分柝陽光,可以得出各種不同顏色的光線一樣。

將聲音分柝後,Ben Burtt 就能將當中不同的部份加減,得出合適的聲線。例如可以將吸塵機的聲響,加入到一個男人的對白中,令聲音聽起來更死板。配合調較音調、拖長音節或令聲音變得短促,都可以令平板的機械聲音表達出感情。例如想表達比較魯鈍的性格,可以將每個音節拉長,例如主角威E的聲音。

大師級創意玩出最精彩聲效

為仍未在現實世界出現的事物配上音效,非常考功力。唯有縱橫電影界30年的音效大師 Ben Burtt,才能以他的驚人創意,800年後才出現的機械人和世界,搜羅無數意想不到的精彩聲響,產生意想不到的化學作用。

  • 為戲中威E的曱甴寵物行走時配上聲響,Ben Burtt 竟然想出以警察的手扣開合時產生的金屬響聲代替。
  • 為伊芙飛行時的聲音配上聲響,Ben Burtt 更找人製造一架10呎長的搖控飛機,錄下當飛機在頭頂飛過時的聲音。
  • 拉著一個巨型帆布袋,在一條鋪了地毯(吸走腳步聲)的長走廊裡不斷走來走去,巨型帆布袋發出的聲響,竟與未來地球發生的風暴配合得天衣無縫,這也是 Ben Burtt 的另一妙作。
  • 特別從一部1930年代的雙翼飛機上拆下起動機( inertia starter ),再裝上手柄令其可以讓人手攪動。起動機運作時發出的機器聲音,成為了威E以高速移動時的聲響,效果非常出色。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