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片介紹:《破天.慌》6月12日舉世驚逃

《鬼眼》《驚兆》震撼大師 08驚慄突破
《無間道風雲》 麥克華堡 親歷險境 懾人演繹
超科幻「驚」典 再掀恐慌潮

The Happening 破天.慌
6月12日 舉世驚逃

天有不測之凶險
當你發現 經已太遲

「二十世紀霍士影片」榮譽發行;本年度最震懾人心懸疑驚慄片王《破天.慌》( The Happening ),是《鬼眼》導演禮切沙也馬蘭全新力作,由荷里活紅星麥克華堡傾力演出,故事突破前作的神秘範疇,敘事招式更上一層樓,定必成功震撼全球觀眾,是今年暑假檔期最強電影焦點!《破天.慌》將於本年6月12日(星期四)全球同步隆重公映。

《破天.慌》從一宗突發的新聞報導展開,神秘襲擊不斷發生,在沒有任何警報下,城市被逐一殲滅,死亡人數直線上升。政府認定這是國際恐怖分子的偷襲行為,那邊廂一眾科學家卻埋首研究死亡報告;傳媒亂造文章大肆報導,宗教人士則宣稱末日正要來臨,全球一遍恐慌。人類為了生存,四處逃亡……

在美國一所中學任教的自然科學老師 Elliot(麥克華堡 飾),急著帶領全家人逃離一場可怕的災難,他卻從沒想過,這場神秘浩劫可會人類構成如此嚴重威脅──繁囂城市一夜間化作死城,無數人首先變成啞巴再精神錯亂,最後自毀身亡,死狀異常恐怖!到處危機四伏、災難重重,無人得悉原因,也無人預測得到即將降臨大地的惡果。Elliot 與一眾死裡逃生的無辜市民,集體逃避至近郊農場,希望可以擺脫一切連鎖肆虐恐怖事件;可惜命運坎坷,畢竟世界上沒有一處地方是安全的。

編劇兼導演禮切沙也馬蘭一貫懸疑、驚慄的拿手好戲,由電影開拍至即將上映,其劇情和佈局均列作最高機密。凶兆在毫無預防下展開,單在幾分鐘一剎,連串古怪可怕的死亡事件,先慢慢滲漏再極速爆發,襲擊大部份美國城市。這次天有不測之凶險,發現得來經已太遲,它隨著空氣和流水擴散出來,是恐怖攻擊、軍方實驗出錯?最先進生化武器、失控病毒?還是鬼怪邪魔作端、外星異獸突襲?知道結果又可以怎樣?

挑戰限制級震撼無比
觸碰禁忌令觀眾喘不過氣

憑《鬼眼》和《驚兆》一炮而紅的大導演禮切沙也馬蘭,被公認為當代最優異的新銳導演,更贏來「震撼大師」的美譽。禮切一系列驚慄力作叫好叫座,除了娛樂元素精彩豐富,充滿了寓意的深邃層次外,箇中探討人類的神秘底蘊,更多番引起國際影迷和業界人仕讚許,全球票房有著相當亮眼的成績。

禮切今次再接再勵,匠心主理另一高峰力作《破天.慌》,據悉出自其手的劇本初稿,已經非常緊湊,唯他向電影公司硬銷這個劇本時,有關方面建議他應該把影片拍得更放,把當中血腥、暴力、驚嚇場面,赤裸裸地表達出來。「他們笑指此故事可以走得更遠,他們絕對接受到讓電影列為限制級,不需要有任何保留或疑慮。」

禮切為此大感驚訝,因為這些建議,意味著他有著更高度的創作自由,讓他任憑想像力馳騁狂野。「當我想到這裡,我就覺得這會是一個觸碰所有禁忌的故事,我相信效果比《凶兆》更震撼和不可想像。」禮切作品的題材往往超乎人們想像,也成為其創作標記,他的電影總有最特別與轉折的結局。「《破天.慌》故事中整個災難是在三十六小時內發生,案情隨著時間急轉直下,一步一步闖入高潮,讓觀眾喘不過氣來。」

談到此片的凶險題材,禮切有如此見解。「我特別喜愛世界末日的題材類型,我會觀眾零舍容易投入其中,彷如下一盤勝負攸關的棋,即使我離開了棋局,觀眾自己仍有所期待,這場比賽還會繼續下去。」

集體大逃難實地取景 每位選角一絲不苟

與《鬼眼》和《驚兆》如同一徹,導演禮切沙也馬蘭對於《破天.慌》全片成型前,心裡早已有一個自己的想法;早在正式開拍之前,電影應該看起來怎樣,他已經打好了底。助他一臂之力的攝影指導、服裝設計、配樂、美術總監等,由禮切打造起《破天.慌》整個創意的調性後,再佈置出一個會造成人類慌亂與焦慮的環境,風格簡潔,卻足以看到事物原本的面貌。

電影中幾個主要室內場景,均具有美國都市人的地標意義。好像費城「三十街火車站」,是紐約與華盛頓之間非常繁忙的轉運中途站,在片中則成為麥克華堡與家人大逃亡的啟程點。美國國家鐵路公司 Amtrak,難得開放此地讓大隊拍攝,令觀眾更易代入其中。禮切對於自己可以在全美第二大忙碌車站實地進行拍攝,甚感振奮,他更提示攝影師記緊捕捉車站裡三十年代至今的裝飾藝術設計。

臨時演員在片中也是個相當重要的部分,尤其是車站和火車上集體大逃難一段,禮切為了令自己的想法付諸實現,他不惜逐一篩選臨時演員,希望他們能做到最好,令那些人潮戲能呈現出一種一觸即發的感覺。「每個人互相之間都會影響,只要一有動靜,立刻會出現騷動,而這個時刻所有人爭先恐後逃走,最後出現集體恐慌。我希望每位臨時演員都有自己的味道,表現出一種既差異又具有相同人性的感覺;畢竟不管是誰人都受到凶難威脅。」

聲音效果呈現衝擊
三大配樂概念把觀眾捲進漩渦

在《破天.慌》中,聲音效果在導演禮切沙也馬蘭心中,跟視覺效果一樣重要。他和負責音效的技師密切合作,令到不管是細微或響亮的聲音動靜,都能對觀眾帶來衝擊。

禮切對電影配樂同樣不遺餘力。「我和配樂師談了幾個出現於片中的主要音樂概念,第一個是要有種『波麗露舞曲』的感覺,音樂會持續拉升,直到將全部觀眾捲進電影的漩渦之中為止。第二個是以打擊樂創造一種有點怪異、不協調的感覺,有點像《劫後餘生》,實行用音樂造成一種恐慌,以及一股即將翻轉失序的味道。最後一個以嚇人的大提琴主題,旨在傳達人性內心掙扎。」

導演威水史 早在天才兒童開始

禮切沙也馬蘭早在十歲開始,已在費城的家中自拍影片;十六歲便完成了四十五條短片,可謂天才兒童。當禮切十七歲時,他成功說服到同是醫生的父母,如願地進入「紐約大學電影學校」。《Praying with Anger》是他在紐約大學的首個劇本,1992年他正式籌第一部劇情片,最後被「紐約藝術基金會」選中,次年七月獲「洛杉磯電影學院」選為年度最佳第一部電影作品。

禮切憑《鬼眼》一片平地一聲雷,獲得全面性的驚人成就,無論在票房、影評上都有絕佳成績,一度成為「電影史上收益最高票房的電影」,同年獲得六項奧斯卡提名,包括最佳導演、最佳編劇等。禮切自己成立了 Blinding Edge Pictures 製片公司,《破天.慌》是他個人的第八部電影。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