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片介紹:《我在伊朗長大》12月13日活出真我

人可以原諒,但絕不應該忘記
  ——瑪贊莎塔碧 ( Marjane Satrapi )

榮獲2007年第60屆康城影展評審團大獎
我在伊朗長大( Persepolis )
12月13日 活出真我

前言

伊朗,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國家?

她被人稱為世上三大邪惡軸心國之一,是一塊飽受戰爭、暴力革命、血腥蹂躪的不毛之地,更是世上現存少數奉行伊斯蘭教「原教旨主義」的阿拉伯國家。

偷東西的人會被砍去雙手、通姦婦女可遭石頭活活擲死、女性不許接受教育、上街一定要帶面紗……這些成文或不成法規,現世文明社會當然覺得不可思議,但在這奉行原教旨主義的國家,這些才是正統法規。

在伊朗首都德黑蘭出生及成長的漫畫家瑪贊莎塔碧( Marjane Satrapi ),於2001年在法國發表自傳式漫畫《我在伊朗長大》,透過女孩瑪珍的成長故事,描繪伊朗自1978年至90年代初的政局和社會變化,告訴世人一個伊朗女孩如何在伊斯蘭革命及兩伊戰爭間自處,由恐懼到反叛,追求愛與夢想。面世6年以來,被翻譯成十多國語言,風靡全球,亦同時惹來極大爭議。

2006年,她以漫畫作藍本搬上大銀幕,貫徹原著漫畫的黑白畫風、簡單線條,但勾勒出來的,却是一個色彩幻變、錯綜複雜的成長故事,並找來法國一代女神嘉芙蓮丹露配音,終榮獲本屆康城影展評審團大獎。

劇情簡介

小女孩瑪珍生於德黑蘭一個思想開明的中產家庭,自幼接受法語教育,性格調皮活潑、敢作敢為。伊朗在巴列維王朝倒台後,局勢嚴峻,人人自危,她的父母惟有忍痛把女兒送出國。

14歲隻身來到維也納,在長達4年的留學日子裡,瑪珍從小女孩成長為亭亭玉立的少女,在呼吸自由空氣的同時,也受到種族歧視,因失戀的打擊決定返回故鄉,重新適應在這個封閉專制的伊斯蘭國家生活。

經歷了4年失意渾噩的日子後回到祖國,她盡量循規蹈矩,結了婚安定下來。可惜最後還是忍無可忍,24歲那年離婚遠走法國,修讀插圖藝術,自此長居於外國。

深刻批判

以動畫敍述嚴肅的歷史,該會較容易讓人接受,但動畫對政權的批判仍然是深刻而有力的。片中的伊朗老百姓失卻了日常生活如社交、言論、飲酒、裝扮、藝術創作等自由,市場上貨品短缺,歐美流行音樂錄音帶只能在黑市買到。

其中瑪珍和親友經歷的事件,更凸顯當時政治之黑暗。如她小時候極為崇拜的伯父,曾參與革命推翻皇權,後來卻因為是共產主義者被清算滅口;瑪珍的叔叔三度心臟病發,要到國外就醫才可活命,可是卻遭醫院院長無理拒絕,更說一切就看神的旨意;兩伊戰事爆發,無數少年被送上前線,政府只以一把聲稱能開啟天堂之門的鑰匙就換取了他們的性命,瑪珍在課堂上更直斥老師說謊,指出革命後被監禁的政治犯比皇權時代還多百倍。

除了批判當政者,亦不乏自我反省。瑪珍在維也納時曾不認自己是伊朗人。回到伊朗後,又因為害怕道德衞士,冷血地誣告素不相識的人。影片貫徹原著漫畫的黑白畫風、簡單線條,但勾勒出來的,是一個色彩幻變、錯綜複雜的成長故事。她的畫、她的經歷都是有血有肉,如親眼所見、親耳所聞,震撼人心。

創作背景

作者瑪贊莎塔碧受訪時表示,創作這套漫畫是因為很多人對伊朗存有誤解、歧視,往往把它與原教旨主義與恐怖主義扯上關係,覺得所有伊朗人都是宗教狂熱份子,留著鬍子的伊朗男人就像游擊隊。她移居歐洲以後,別人都問她父親有幾個老婆、以前有否聽過流行音樂。所以,她希望說明事實要比世人所想的複雜,尤其是伊朗並非一個民主國家,它的政府不代表人民。

作為一個在伊朗度過大半生的伊朗人,瑪贊深切瞭解外界對這地方的印象存有太多偏差。她創作《我在伊朗長大》是希望世人不應只憑少數極端份子的行為而對整個國家作出批判;另一方面,也不要遺忘那些為了捍衛自由而犧牲、在兩伊戰爭中喪生的伊朗人,甚或在各種暴政下遭受折磨,及被迫離開親人和祖國的伊朗人。

「人可以原諒,但絕不應該忘記。這就是創作《我在伊朗長大》於我而言的意義和根本。」

關於Persepolis

「Persepolis」,即波斯波利斯古城。為古波斯國的宮殿遺址(亞歷山大大帝攻打波斯時將其燒毀),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

此城是伊朗最早列入世界遺蹟的古建築群遺址,在西元前521年由大流士一世所興建,為亞開美尼帝國的聖城,但於西元前331年為阿歷山大帝東征時燒毀。經歷了逾2500年的風雨沖擦,古城裡的貴賓接見廳及大流士宮殿保存得相對完好,石牆及石階上的浮雕仍流露著波斯帝國的強盛餘暉。 波斯波利斯古城是伊朗人引以為傲的古跡,瑪贊莎以此作為自傳漫畫的名稱,是為自己的國家自豪,是希望還伊朗一個公道,提醒世人它是一個文化悠久的國家,不要把近幾十年的歷史當作伊朗的全部。

關於作者

1969年生、現年38歲的瑪贊莎塔碧,是伊朗豪門世家的獨生女,祖父是伊朗王子。惜其皇朝被推翻以後慘遭抄家,後被委任為總理大臣。家族裡有不少知識份子,瑪贊莎塔碧的父親是工程師,讓女兒到法文學校就讀,從小培養她批判的思想和獨立的性格。 她在6歲時曾確信自己是先知,擁有與上帝溝通的能力。在父母開放民主的思想薰陶下,瑪贊莎塔碧踏入青春期後,對社會種種束縛不斷作出反抗,14歲那年在校內與校長爭辯時,一時氣憤把對方推倒,結果被開除學籍。轉到另一學校後,又因政治問題與老師吵架,父母恐怕女兒會淪為被迫害對象,決定把她送往奧地利的法語學校留學。

在伊朗,女性的社會地位遠遜男性,要出版漫畫幾乎是不可能的事,瑪贊莎塔碧能夠兩度出國留學並在外地揚名,實在是相當幸運的女性。基於她的國籍及獨特的漫畫風格,其作品很受西方媒體歡迎,漫畫經常刊載在《紐約人》和《紐約時報》。

關於漫畫

一套四冊的《我在伊朗長大》,副題分別是「面紗」、「安息日」、「捉迷藏」及「回家」,書內另有長短不一的單元故事。瑪贊莎塔碧以樸實無華的畫風說故事;色調只選黑白,卻襯托出一種獨特的民族色彩美。

在首兩冊漫畫,瑪贊莎塔碧從10歲的小女孩逐漸成長說起,以小女孩的眼光觀察伊斯蘭革命的慘烈過程,畫面充滿童真感覺,驟眼看起來還以為是兒童讀物,細讀才發現不是那回事。伊朗孩子的童真都被革命烈火燃燒透了,小小年紀就得面對謊言、恐懼、生死、政治、宗教、暴力……在這樣環境長大的男孩子,被徹底灌輸了「為宗教犧牲就能上天堂」的概念,前仆後繼地爭做烈士,在西方人眼中卻成為恐怖分子,這種事實叫人悲哀。

從第三冊的「捉迷藏」起,講述瑪珍遠渡奧地利留學,踏入青春期的她,開始思索人生意義,在情網中失去了伊朗女性最寶貴的童貞,在情與慾之間迷失了自己,經過一段渾噩沉淪的日子後,終於踏上回家歸途。這段時期的畫面內容相對沉實,有些章節甚至可以說是瑣碎無聊,只圍繞著個人感覺而發出嘆息,就像在說,比起伊朗的生活,西方國家的日子就是這樣乏味。

在第四冊「回家」裡,瑪珍常常這樣想:「在伊朗,我是個西方人;在西方,我是個伊朗人。」離開祖國4年,她與家鄉變得十分疏離,當她把性經驗告訴打扮西化的同伴時,立即遭指摘是「墮落的西方女人」,然而在保守潔淨的教條下,伊朗人還是離不開「食色性」的人類本質。

《我在伊朗長大》( Persepolis )2001年出版時橫掃各國漫畫大獎,包括「2004年德國法蘭克福書展-最佳漫畫獎」、「2002年法國國際漫畫節年度最佳漫畫獎」。本書共有十五國譯本,全球銷售二十萬餘冊。漫畫能在國際間引起極大迴響,打入全球市場,除了因為它的獨異性—-史無前例以伊朗人民的角度,用自己的經歷去側寫伊朗不為人知的面貌,作者的幽默自嘲手法亦功不可沒。

《我在伊朗長大》職員表

監製:
馬安東羅拔 薩維亞烈高

編劇/導演:
瑪贊莎塔碧
雲信柏羅洛

根據《PERSEPOLIS》漫畫改編
PUBLIE AUX EDITIONS LASSOCIATION

監製:
《慕尼黑》金像級監製 嘉芙堅妮狄

聲演:
(法語版)
齊雅拉馬斯杜安尼
嘉芙蓮丹露 《秋水伊人》《柳媚花嬌》《青樓怨婦》
丹妞戴麗兒 《8美千嬌》
(英語版)
齊雅拉馬斯杜安尼
嘉芙蓮丹露 《秋水伊人》《柳媚花嬌》《青樓怨婦》
辛潘 《21克:生命可以有多重?》《叛譯者》
珍娜羅蘭《我愛巴黎》《忘了忘不了》

原創故事:
瑪贊莎塔碧

導演:
瑪贊莎塔碧
雲信柏羅洛

原創音樂:
奧利華賓納

美術:
馬尤鍚

視覺效果:
史提芬洛治

動畫指導:
基斯頓迪斯馬斯

執行助理:
丹尼斯華贊維薩

音響:
費利里邦

香港發行:
安樂影片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